<form id="9rj9r"><form id="9rj9r"><th id="9rj9r"></th></form></form>

          <address id="9rj9r"></address>
            <address id="9rj9r"></address>

              首頁 > 宏觀 > 正文

              復盤疫情風暴眼南京祿口機場:漏洞與外溢

              2021年07月30日  05:00  21世紀經濟報道  王海平,尤方明 

              到目前為止,盡管南京市疾控中心已認定首批感染者是祿口機場的保潔、地服等人員,但有諸多問題仍未對外解釋,如,保潔人員到底是怎么感染上的,所謂的境外輸入的源頭到底是哪趟國際航班等。

              又一場雨后,7月28日下午,南京的天空在臺風“煙花”過境期間迎來了一次放晴。盡管陽光只持續了不到4個小時,但已足夠曬干諸多家庭積累多天尚未干透的衣服。

              根據南京市衛健委新聞發言人在7月29日上午市政府新聞發布會上的通報,在7月28日的24小時內,南京新增本土新冠肺炎確診病例18例,過去3天來每天新增確診陽性病例數量暴增的趨勢得到扭轉。

              7月20日上午,南京江寧區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揮部接到了祿口國際機場防疫專班的報告,在祿口國際機場工作人員例行定期(周)核酸檢測中,發現了有混檢9份樣品為陽性,樣本均是機場保潔人員。當天下午,南京市政府就組織召開了新聞發布會將這一事件對外進行了通報。

              從7月29日上午江蘇省長吳政隆主持召開的全省疫情防控視頻調度會以及疫情暴發以來以省級名義召開的防控會議上可以看出,在全國疫情防控取得階段性成果、全國疫情總體趨于平穩、疫苗加速接種的形勢下,對突然暴發在南京的疫情有了諸多定性:一是明確了事件即“南京祿口機場疫情”;二是疫情事件引發的教訓深刻,必須深刻反思、深刻警惕;三是“外防輸出”是政治責任,必須堅決守牢省界、市界防線;四是必須最大限度將疫情造成的損失降到最低。

              由于機場保潔人員核酸檢測最先查出陽性,自7月20日至今,南京祿口機場成為了全社會關注的聚焦點。7月23日下午,江蘇省委宣布暫停了東部機場集團有限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馮軍的職務,由已在省政協專委會任職的原黨委書記、董事長錢凱法暫代。

              考慮到流調、信息披露程序等因素,南京市疾控中心發言人在7月27日上午的新聞發布會上才宣布,本次疫情早期感染病例出現在機艙保潔人員中,先在機艙保潔人員中快速傳播,后通過社會活動、工作環境污染等造成疫情進一步傳播。這就將本次疫情的初始暴發地、第一批感染人群、病毒特點以及傳播途徑等關鍵信息點集中對社會進行了公布。

              由于南京祿口機場以及本次德爾塔病毒的雙重特殊性,截至發稿時,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梳理統計,南京外溢確診病例19例,無癥狀感染者10例,另有6人核酸檢測呈陽性,共涉及7省16城。

              上海市新冠肺炎醫療救治專家組組長張文宏7月29日對外表示,南京疫情遵循“點狀-線狀-彌散”規律,目前如果把祿口機場作為一個暴發點來看,是循著航空線路向各個省市擴散。本次南京疫情跨省傳播,成為輸入性疫情引發國內傳播的新模式。

              7月29日上午8時,按統一部署,南京進入了第三輪全員核酸檢測。按南京衛健委的分析,此前的7月25日-27日,南京出現新增陽性確診病例暴增的狀態,與擴大管控、密集篩查等措施緊密關聯。

              多個2020年參與對外援助疫情防控的醫衛系統人士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從南京目前的形勢看,至少要經過3輪全員核酸檢測下來才能對拐點有相對精準的判斷。“本次南京的毒株比以前的更厲害,隱蔽時間長,傳染性更強,南京也是一次全國的壓力測試。”

              管控措施逐漸調整適應

              經過10天的管控以及各項措施的升級,從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的采訪看,在南京生活和工作的人群已逐漸適應了當前的生活秩序。

              對于網絡和現實中種種對管控措施以及帶來的聲音,南京市政務中心的一位人士對記者表示,“主要是一時難以滿足諸多市民和特殊人群的個性化需求。”

              南京12345政務熱線有在編話務員121人,25-26日高峰期達到一小時撥打量12萬次。后經過省市協調,從三大通訊運營商調人,新增500個異地坐席,以及利用微信、我的南京App、健康南京、短信推送等方式,接入率和處理率方得到較大幅度緩解。

              而對于影響到市民生活的“黃碼轉綠碼”,在初期出現了“政策與實施細則”的脫節。實踐中,經過數天的磨合,才明確了具體的操作路徑:黃碼市民通過所在地政府的公號等按要求進行申請,先由社區初審后上報到街道,由街道集中報送區級疾控中心,再由區疾控中心統一批量上傳市疾控中心,最后由市政務中心和疾控中心終審轉碼。

              “要統籌醫療資源對特殊人群尤其是管控區的病人如血透、孕婦進行服務,僅靠區級協調是解決不了的。”作為疫情防控指揮部成員之一的江寧區市場監管局一位人士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只有在市級層面的調配下才能進行,“有針對性和豐富醫療資源的醫院雖然在區里,但卻是市級管理的。”從協調到就位,這一流程至少需要48小時以上。

              “第一次全員核酸檢測時,檢測點少、醫護人員少,有的檢測點試管準備不足,現場更是缺少人指揮秩序,加之夏天天熱,所以給市民帶來了諸多不便。”南京建鄴區某街道工作人員表示。而隨著省內其他城市醫護人員的支援和諸多措施的到位,南京第二輪核酸檢測排隊的現象得到了極大緩解。如人口聚集較多的棲霞區,安排了近200個檢測點。

              諸多管控措施也顯示出技術準備上的不足。比如,有居民接到的短信所發的核酸檢測點不在所居住地的區或街道,也常有健康碼無法短時間打開。

              “剛開始時,我們對管控區某小區有300多個考研大學生居住信息并不掌握,直到他們通過各種渠道反映吃飯問題。這對我們日常管理提出了挑戰。”上述市場監管局人士表示。經協調,已有快餐企業進行定點定時的服務。

              南京市商務局、城管局、衛健委等部門的新聞發言人在發布會上表示,目前全市和管控區的基本生活物資可以得到完全的保障,物價也處于穩定區間,針對菜場、藥店等都派出了檢查組進行現場抽查,也開通了舉報熱線。而對生活垃圾和醫療垃圾等處理也都有了專門的管道。

              有長期從事政策研究的學者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疫情爆發的前幾天,從管控區的調整看,南京的管控政策在摸底不清晰的形勢下,為避免“一刀切”,過于強調精準性,忽略了高危區毗鄰區等。“中后期,隨著確診陽性病例的增加,管控區不斷做加法,還不如開始時就將機場所在的祿口街道等地區進行大范圍封閉,然后根據疫情的走勢做減法,這樣就可以較大降低社會的成本,也對城市的基本運營減少了不良影響。”

              7月29日前后,在第三輪全員核酸檢測啟動時,隨著諸多管控政策精準度的調整,南京的城市運營已逐漸進入了正軌。

              此外,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了解,當前社會各界對南京暫停疫苗注射持有諸多意見。有高校學者對記者指出,疫苗仍是最好的防御手段之一,在這個時刻,應當充分發揮長三角一體化的機制優勢,協調其他地區和城市的疫苗、醫護資源來支持南京,利用已放假的學校等場所,重新開辟疫苗注射通道,早日將疫苗安全屏障構建得更牢靠。

              “當前的一個工作重點是重點部位的重點人群,如流動人口以及臨時居住的人,以及祿口機場的過境旅客中可能仍存在感染者。”上述建鄴區某街道人士表示。

              爭議祿口機場管理

              到目前為止,盡管南京市疾控中心已認定首批感染者是祿口機場的保潔、地服等人員,但有諸多問題仍未對外解釋,如,保潔人員到底是怎么感染上的,所謂的境外輸入的源頭到底是哪趟國際航班等。

              對祿口機場有所議論的一個根本原因是,源于機場的疫情外溢風險大,而7月正值暑期旅游旺季,7月10日以后從祿口機場過境的旅客密集,更容易出現二次傳播和遠距離擴散。

              事實上,對祿口機場的擔憂在南京更為突出和現實。這是因為,一方面,諸多南京高校大多在7月9-10日前后放假;另一方面,根據南京教育系統的規定(離寧報備表等要求),所有學生在下半年開學日(大多為9月1日)為準,必須上報前14或21天的行程、體溫等。基于多方面因素,7月10日—8月10日,是諸多家庭外出的重要行程期。

              從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的采訪看,江蘇、南京各政府部門、研究機構、重點單位等在本次疫情管控時,有“祿口進場經停史”的人群篩查倒查尺度都進行了擴大,統一放到了7月6日(最后一次離開)。事實上,江蘇多個城市的教育系統人士告訴記者,目前江蘇教育系統內部執行的倒查時間也是7月6日,以確保絕對的安全。

              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了解,目前祿口機場已處于封閉狀態,但仍有20多家單位的1000多人駐場,尤其是民航華東空管局派駐祿口機場的機構需要確保24小時運轉。

              “祿口機場區域是南京目前管控最嚴的最高等級風險區域,所有人員著防護服工作,通過衣服后背上的名字單位進行區分,必須確保這一人群和場所的絕對安全。”南京疫情防控指揮部第一時間派駐機場的一位人士對記者表示。由于派駐前幾日都有被檢測出陽性的人員被轉運出去,因此在機場的工作人員當前的工作強度難度和心理壓力極大。

              7月28日下午,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在評論文章《防疫漏洞盡快補》指出,南京祿口機場保潔公司系項目外包。在工作程序、流程上,機場沒有將負責境外和境內的保潔人員區分開,日常監管嚴重缺位。更嚴重的是,機場還存在管理不專業的問題,把國際航班與國內航班由原來的分開運營變為統一混合運營,造成境外疫情流入,導致疫情擴散。此外,在發現陽性樣本之后,祿口機場對相關人員的防控管理也不到位,造成疫情蔓延。

              不過,有江蘇省內某城市的機場公司運營者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保潔工作是機場運營和維護中的輔助工作,外包給專業的公司是非常正常的,但“國際國內混合經營”應當是指保潔人員的工作打通了。

              有了解江蘇國資系統的人士也對記者表示,由于當前國資委對國有企業執行工資總額制度,因此國企對于外部輔助性工作往往都采用勞務派遣制度,以外包方式執行靈活用工,這樣“可以不占用工資總額”。

              “如果招標文件明確是合起來的,那機場責任大,如招標文件沒明確,可能主責是保潔公司,機場也有監管責任。”上述機場運營者表示。

              但他同時強調,要看招標文件的具體時間,如果這個招標文件是早就招了,那么根據當前的形勢和規定,必須倒查時間追責。當前,被暫停職務的東部機場原黨委書記、董事長馮軍是在2020年從無錫市委組織部長崗位上升任過來的。而《南京祿口國際機場客艙保潔服務管理項目(項目編號:0660-19873856)》的公告在有關業內網站上刊登的起止時間是2019年12月13日—2019年12月16日。

              所謂“國內國際混合運營”也有另一層含義,如果指的是“保障旅客的流程”,必須經民航局批準。

              值得關注的是,祿口機場僅僅是機場防疫組成單位的成員之一,機場聯防聯控機制中包括所有駐場單位和外包單位。據報道,2020年2月1日,為了做好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江蘇省南京市出入境邊防檢查站與海關、機場公司等部門建立疫情聯防聯控機制,加強聯勤協作,確保疫情得到有效防控。

              因此,本次祿口機場疫情事件的爆發,不僅僅是機場公司的問題,機場聯防聯控機制的監督、監管等也同樣需要進行強化調整。

              上述了解江蘇省國資系統的人士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在省國資委成立之初,曾獨立擁有“江蘇航空產業集團”這一資產,但后來因為種種原因沒有在航空市場上發揮出主動性和優勢,沒有明顯的增量。目前東航江蘇公司是由中國東方航空和江蘇省共同投資組建航空公司,2004年完成與南京航空有限公司的聯合重組,也是南京祿口國際機場最大的基地航空公司。

              目前,江蘇重點省屬國有企業國信集團是東航的股東之一。“從國信的財務賬面上看,投資東航并沒有獲得應有的盈利。”上述了解國資系統的人士表示。

              南京疫情外溢7省16城

              截至發稿時,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梳理統計,南京外溢確診病例19例,無癥狀感染者10例,另有6人核酸檢測呈陽性,共涉及7省16城。

              除直接途經南京祿口國際機場的旅客外,其余感染者的行蹤軌跡與湖南張家界有密切關聯。

              張家界這一疫情輸出點最先由大連市衛生健康委披露。7月26日,大連篩查出3位無癥狀感染者,該三人于7月17日由大連乘坐航班,途經南京祿口國際機場中轉到張家界觀看《魅力湘西》大型演出,期間在南京祿口機場停留時間約2小時;7月24日深夜,該三人由貴州銅仁鳳凰機場乘坐航班離開。

              《魅力湘西》演出已成為張家界武陵源吸引游客的一張名片。據張家界市文化旅游廣電體育局官方微信公眾號消息,《魅力湘西》景區觀演游客如潮,單日演出四場次,接待量萬人以上。截至7月21日,2021年接待觀演游客90萬人,相比2019年同期增長55%,創歷史接待新高。

              據《魅力湘西》主營單位魅力文旅發展有限公司消息,可容納2800名觀眾的劇場將于7月28日至8月3日期間暫停演出。7月26日,當地已組織《魅力湘西劇場》演出人員、武陵源景區工作人員、周圍酒店、餐館等2900余名工作人員進行首次核酸檢測,結果顯示均為陰性。目前,當地正根據名單逐一聯系7月22日晚觀眾。

              隨著多地相繼報告感染者的出現,張家界這一軌跡交集愈發明顯,且不限于《魅力湘西》觀演游客。

              張家界是國內重點旅游城市,現有國家等級旅游區19家,包括天門山森林公園與張家界森林公園等2家5A級景點,也是上述多數感染者曾涉足之處。據張家界市文化旅游廣電體育局7月16日公布的數據顯示,今年1至6月,該市旅游接待總人數3104.38萬人次,旅游接待總收入361.17億元。

              7月29日,張家界荷花機場進出港航班取消量顯著增加。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查閱飛常準資訊后獲悉,截至發稿時,在44個計劃進港航班中,有25個遭取消;在46個計劃進港航班中,有26個遭取消。

              截至2021年7月27日15時,張家界市、湘西共排查大連無癥狀感染者的密切接觸者211人、次密接者239人,均已進行隔離,首次核酸檢測均為陰性。已對酒店、餐館、超市、奶茶店、照相館等涉疫場所進行封控管理和終末消毒。對封控區域人群核酸采樣17234人,外環境36份,已檢測的16019份均為陰性,其他檢測結果待出。

              湖南省疾控中心于7月28日發布緊急提醒,要求7月17日以來有張家界市旅居史的人員要主動向所在社區(村)、單位、酒店報備,配合當地盡快落實新冠病毒核酸檢測、隔離管控、健康監測等各項防控措施。

              7月29日,張家界當地報告1例確診病例。目前該患者已轉運至張家界市人民醫院東院隔離醫學觀察。已排查密切接觸者10人,相關流調、排查等工作仍在進行中。全市范圍內旅游購物場所、電影院、私人影院、劇院、KTV、歌舞廳、網吧、棋牌室、地下商城、洗腳按摩場所、宗教聚會場所等人員聚集密閉場所即日起關停。

               返回21經濟網首頁>>

              分享到:
              相關新聞
              黄色电影免费片网站大全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新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