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9rj9r"><form id="9rj9r"><th id="9rj9r"></th></form></form>

          <address id="9rj9r"></address>
            <address id="9rj9r"></address>

              首頁 > 宏觀 > 正文

              疫情仍是影響經濟關鍵變量 全球需面對流動性泛濫

              2021年04月22日  05:00  21世紀經濟報道  于學軍 

              去年全球新冠肺炎疫情爆發以來,世界主要經濟體普遍出臺的紓困或扶持性經濟政策,對于穩定全球經濟發揮了重要作用,但帶來的問題也顯而易見,主要弊端就是全球又重現流動性泛濫的考驗。

              作者于學軍

              自去年初新冠肺炎疫情突然爆發以來,全球經濟遭遇了罕見的沖擊。聯合國報告認為:這是自20世紀30年代經濟大蕭條以來最嚴重的收縮,其程度是2009年國際金融危機的2.5倍;世界銀行報告認為:這是過去150年中第四次嚴重衰退,僅次于一戰、大蕭條和二戰期間。

              時至今日,由于新冠疫苗研發的突破使抗疫形勢取得明顯進展,但前景依然嚴峻復雜,疫情仍是全球宏觀經濟分析的關鍵變量或最重要的因素。為抗擊疫情,世界主要經濟體普遍出臺的紓困或扶持性經濟政策,對于穩定全球經濟發揮了重要作用,但也帶來全球流動性泛濫的問題。

              被疫情左右的經濟形勢

              新冠肺炎疫情成為去年全球經濟增長中最大、最關鍵的影響因素,現在回頭觀察去年的經濟形勢,我認為至少可以得出四個明顯的特點:

              1.疫情是人類發展史上的一場重大災難,去年全球經濟因此遭遇沉重打擊,全年下降4.4%。世界前十大經濟體中,只有中國增長2.3%,從而成為全球唯一實現正增長的主要經濟體。據聯合國、世界銀行、IMF等國際機構統計,包括中國在內,去年全球共有28個國家的經濟實現正增長。

              2.在新冠肺炎疫情蔓延之下,控疫成為去年左右各國經濟增長的關鍵性因素。從結果來看,可以清晰地得出:哪個國家、地區疫情控制得好,哪個國家、地區的經濟增長就好。此外,還有一個明顯的特點:在經濟結構中,制造業比重大的國家,經濟增長相對較好;服務業占比大的國家,相對較差。

              3.中國經濟實現V型反彈關鍵因素是外貿的復蘇。受突發新冠疫情的嚴重沖擊,中國經濟2020年GDP一度下降6.8%;但二季度之后,隨著國內疫情得到有效控制,同時密集出臺的各項政策措施開始發揮作用,中國經濟很快出現企穩回升,當季便實現正增長3.2%,延續到四季度時,當季GDP增長6.5%。因此,去年中國經濟增長的典型特征,就是V型反彈。是什么因素使中國經濟增長實現V型反彈呢?我認為重要作用就是自四月之后外貿進出口出乎意料地快速好轉。長期以來,中國經濟有個明顯的特點:外貿形勢好,經濟增長就好;外貿形勢差,經濟增長就差。原因是中國既是全球產業鏈、供應鏈最齊全的制造業大國,又是全球貨物貿易的第一大國,進出口所提供的需求直接拉動生產制造。

              4.今年春節前后是個分水嶺,全球經濟形勢及其預測轉向樂觀。春節前,受去年秋冬季歐美等世界各地新冠疫情的二次爆發,全球抗疫形勢嚴重惡化,那時幾乎所有的預測機構都對今年全球經濟形勢及其預測較為悲觀;春節之后,由于全球新冠疫苗的研發和接種取得突破性進展,加之美國總統大選塵埃落定,拜登新政府上臺又提出新一輪刺激性經濟政策,促使美國的抗疫形勢和對經濟增長的預測,均出現積極的變化。年初以來世界銀行、IMF、聯合國等機構,發布的全球經濟展望報告中均不約而同地向上修正了之前的預測值,普遍顯示出樂觀情緒。最新于3月9日由經合組織(OECD)發布的展望報告中,對2021和2022年全球經濟增長的預測值更是調高1.4和0.3個百分點,預測增長分別為5.6%和4%。3月17日,美聯儲發布對美國經濟的最新預測,也大幅調高到增長6.5%,與經合組織“英雄所見略同”。

              全球面臨流動性泛濫問題

              去年全球新冠肺炎疫情爆發以來,世界主要經濟體普遍出臺的紓困或扶持性經濟政策,對于穩定全球經濟發揮了重要作用,但帶來的問題也顯而易見,主要弊端就是全球又重現流動性泛濫的考驗。

              從國內來看,去年更大力度的宏觀調控政策主要體現為減稅降費、加大地方政府專項債發行、提高財政赤字率水平,金融機構則實行減息讓利、增加信貸投放力度、延期還本付息等。隨著這些扶持性政策的持續發力,我國宏觀杠桿率水平在前兩年保持基本穩定的情況下又重新上升20多個百分點,年未達到270%以上,政府、企業、居民等不同部門的債務水平均出現明顯上升,下半年以后債務風險顯著增加。從主要的統計指標來看,全年社會融資規模新增近35萬億元,比上年多增9.19萬億元,同比增長36.3%。年末廣義貨幣供應量M2達到219萬億元,重回雙位數增長,全年增幅為10.1%;由于分子的增加大幅超過分母的增加,所以當年M2與GDP之比高達215%,大幅超過2006年208%的歷史最高水平,社會流動性又開始出現過剩現象。

              在一般情況下,宏觀杠桿率大幅上升即意味著債務負擔的加重,總體風險必然增加,所以自去年下半年以來,全國債務違約事件不斷“爆雷”,有的甚至是國有大企業,打破了以往市場上長期存在的“國企信仰”、“城投信仰”等。預計這種風險上升的局面仍會向以后延續,今年將是國內金融風險防控形勢仍然嚴峻復雜的一年。

              從國際來看,美歐英日等世界主要經濟體普遍實行刺激性經濟政策,使各國的債務率水平也出現大幅度上升,積累的金融風險及防控壓力自然越來越大,這將是全球需要共同面對的難題。美國最具代表性,近期隨著拜登政府推出1.9萬億美元紓困法案的實施,預計今年美國政府的預算赤字高達3.5萬億美元,年末赤字率水平將上升至16%,聯邦負債總規模將達到29.7萬億美元,占其GDP的比重高達135%。以美元為基礎的全球流動性泛濫,必然帶來資產泡沫化現象,去年已有明顯的體現。一是美國在新冠疫情的嚴重蔓延下,經濟出現深度下滑,股票市場卻逆勢大漲。二是自去年下半年以后,石油、煤炭、鐵礦石、鋼鐵、銅、鋁等幾乎所有的能源、原材料均出現大幅漲價。三是從中國來看,由于人民幣重拾升值,國際資本又開始流入中國。中國需要做好防控輸入型和成本推進型通貨膨脹的各種準備。

              對未來經濟走勢的預測,我認為,隨著世界各國對控制新冠疫情的重視和措施到位,以及刺激性經濟政策的持續發力,預計今年全球經濟將復蘇增長,總體上不會出現大的反復。原來有不少人擔心中國經濟增長會面臨兩個問題,一是隨著全球新冠疫情得到控制,各國的生產得以恢復,這會影響中國的外貿訂單,從而減弱中國經濟增長的勢頭。我認為擔憂有其合理性,主要是影響外貿訂單分流和對抗疫物資需求的減少,但從全年來看,預計中國外貿進出口始終會保持一個較好的增長態勢,對中國經濟增長仍將做出不錯的貢獻。二是去年中國出臺的階段性扶持政策,今年將集中到期,若退出節奏過快,擔憂對宏觀經濟造成負面影響。對去年階段性扶持政策會否“急轉彎”的問題,政府已有充分的考慮和恰當的安排,預計不會出現大的問題。唯獨需要關注的是:與前幾年相比,今年國內的融資環境有可能出現較大的結構性變化,這對不同的行業、企業可能帶來不同的影響,對有的有利,對有的不利,需要特別關注這種變化,并有可能出現“數據好看,實際上日子難過”的現象。

               返回21經濟網首頁>>

              分享到:
              相關新聞
              黄色电影免费片网站大全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新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