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9rj9r"><form id="9rj9r"><th id="9rj9r"></th></form></form>

          <address id="9rj9r"></address>
            <address id="9rj9r"></address>

              首頁 > 金融 > 正文

              美債收益率上升驅動美元創年內新高 全球金融市場遭遇新一輪劇烈震蕩

              2021年03月25日  05:00  21世紀經濟報道  陳植 

              隨著美債收益率持續飆升,華爾街投資機構對看跌美元的共識迅速瓦解。截至3月24日18時,美元指數徘徊在92.47附近,盤中一度創下去年12月以來最高點92.61。

              隨著美債收益率持續飆升,華爾街投資機構對看跌美元的共識迅速瓦解。

              截至3月24日18時,美元指數徘徊在92.47附近,盤中一度創下去年12月以來最高點92.61。這背后,是對沖基金、商業銀行、保險機構等華爾街投資機構正在加大美元空頭回補力度。

              美國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CFTC)最新數據顯示,截至3月16日當周,美元投機性凈空頭頭寸驟降約60億美元,回落到250億美元下方。這意味著3月16日當周美元投機性凈空頭頭寸驟降約20%。

              值得注意的是,隨著美元持續回升,全球金融市場再度陷入劇烈動蕩。隔夜NYMEX原油期貨主力合約報價一度下跌約6%,非美貨幣也紛紛大跌,俄羅斯盧布、泰銖兌美元均創下今年以來最低點。

              “若美元持續升值,肯定會對所有以美元計價的大宗商品、非美貨幣帶來新一輪估值調整,令備受美債收益率飆漲沖擊的金融市場更加風雨飄搖。”Cornell Capital合伙人Ann Berry指出。隨著非美貨幣匯率因美元回升而快速大幅下跌,不排除部分新興市場國家不得不加快加息步伐以遏制資本外流風險,由此帶來相關金融品種的更大幅度估值調整。

              值得注意的是,面對美元持續回升,人民幣匯率顯得相當“堅挺”。

              截至3月24日18時,境內在岸市場人民幣兌美元匯率(CNY)徘徊在6.52附近,較3月9日創下的年內低點6.5433尚有一段距離。

              Bluebay Asset Management策略分析師Timothy Ash透露,這背后,是美元回升所帶來的各類資產估值調整壓力,驅動全球資管機構加大人民幣債券的避險配置力度。此外,當前對沖基金等投機資本對沽空人民幣的意愿并不高,一是他們忌憚中國央行的干預能力,二是當前沽空土耳其里拉、阿根廷比索等其他新興市場貨幣的勝算遠高于人民幣,令他們將主要精力聚焦在前者。

              華爾街機構集體追漲美元

              華爾街對沖基金對美元的空頭回補,似乎有點姍姍來遲。

              “3月初10年期美債收益率一度飆漲至過去14個月以來最高值1.749%時,市場已預期美元將從中受益扭轉跌勢。但是,由于美聯儲多次釋放延續鴿派貨幣政策的聲音,令對沖基金遲遲不敢輕舉妄動。”一位華爾街大型宏觀經濟型對沖基金經理向記者分析說。

              如今,大量華爾街金融機構之所以密集對美元開展空頭回補,主要是基于兩大考量,一是疫苗接種進展良好與美國大規模財政刺激計劃出臺,令美國強勁復蘇預期持續增強,有助于美元匯率水漲船高,二是美聯儲越來越多官員贊成提前加息,令他們看到美債收益率持續飆漲對美聯儲提前收緊貨幣政策、美元回升的影響力在不斷增強。

              “目前不少對沖基金認為美元指數將跟隨美債收益率飆漲而重返94整數關口。但這對金融市場的沖擊,不亞于美債收益率飆漲。”這位對沖基金經理向記者分析說。年初不少華爾街資管機構對大宗商品、美股、新興市場債券股票等風險資產進行估值預判時,已將年內美元再貶值3%-5%計入;如今美元指數不跌反漲,勢必造成原先的估值預判需要大幅度修正,由此帶來這些風險資產估值大波動。

              目前,美元持續回升的沖擊波,已經反映在原油期貨身上。受隔夜美元指數大幅回升影響,NYMEX原油期貨跌幅一度達到6.35%。

              “如今原油期貨價格波動與美元的負相關性驟然上升,比如24日美元指數略有回調,NYMEX原油期貨價格立刻回升約2.6%。”Ann Berry表示。這背后,是眾多投資機構在投資模型里大幅提升美元波動因子權重,只要美元回落,程序化交易模型就會自動買漲大宗商品與非美貨幣,反之他們就自動買跌這些資產。

              除此之外,越來越多宏觀經濟型對沖基金撤下了基于美元下跌的投資交易策略,轉而加大買入存在低相關性的投資組合(比如增加人民幣國債配置),規避美元持續回升所帶來的眾多金融資產估值大調整風險,令凈值波動性盡量走低。

              美元持續回升背后,某種程度折射華爾街金融市場與美聯儲又產生了分歧。

              3月23日晚美聯儲主席鮑威爾表示,盡管美國經濟復蘇速度快于預期,力度也在增強,但美國經濟仍未完全復蘇,其復蘇前景繼續取決于疫情發展情況。

              然而,越來越多華爾街投資機構鑒于近期美國經濟活動與就業指標持續好轉,加之美國政府龐大財政刺激計劃的助推作用,篤定美國經濟已走在全面強勁復蘇征途,對美元看漲的情緒格外高漲。

              “這也令華爾街投資機構對黃金投資迅速變臉。”Timothy Ash指出,截至3月16日當周,受黃金價格持續走弱影響,對沖基金等資管機構較前一周凈增持COMEX黃金期貨期權凈多頭頭寸128.46萬盎司。但隨著本周以來美元快速回升,這些投資機構趕緊拋售黃金離場。

              人民幣匯率何以“獨善其身”

              面對美元指數回升令眾多非美貨幣匯率承壓,人民幣能否“獨善其身”,頗受金融市場關注。

              一位香港銀行外匯交易員向記者表示,本周以來人民幣與美元的負相關性息數略有上升。整體而言,外匯市場沒有出現押注人民幣異常大幅下跌的跡象。究其原因,無論是實體經濟企業,還是海外投資機構,都對押注人民幣大幅下跌“興趣不大”。

              他指出,近日土耳其里拉匯率大跌、俄羅斯盧布與泰銖等非美貨幣跌至年內低點,吸引了眾多對沖基金將沽空目光瞄準這些經濟基本面相對疲弱的新興市場貨幣,間接減少了對人民幣的“關注”。與此同時,企業的購匯力度也不夠高——因為當前在岸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仍高于3月9日創下的年內低點6.5433,令他們更傾向觀望。相比而言,不少大型資管機構擔心美元回升導致眾多風險資產估值大幅調整,紛紛加大人民幣債券的避險配置力度,反而給人民幣匯率相對平穩波動提供了不小的支撐。

              一位股份制銀行金融市場部主管向記者透露,相比美元回升導致其他非美新興市場貨幣未來走勢不確定性驟增,當前外匯市場對人民幣未來延續寬幅雙向波動形成了“共識”,其結果是押注人民幣大幅下跌的海外投資機構較以往明顯減少。與此同時,越來越多海外投資機構更愿押注未來人民幣兌美元匯率波動彈性加大,反而更加青睞波動性套利策略。

              “目前,正在增加人民幣空頭頭寸的海外資本,主要是此前在人民幣升值期間沒有開展匯率風險對沖,就直接加倉人民幣債券的資管類產品。”前述香港銀行外匯交易員直言。但這種以遠期外匯套保為主的沽空操作,不足以觸發人民幣匯率異常大幅下跌。

               返回21經濟網首頁>>

              分享到:
              相關新聞
              黄色电影免费片网站大全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新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