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9rj9r"><form id="9rj9r"><th id="9rj9r"></th></form></form>

          <address id="9rj9r"></address>
            <address id="9rj9r"></address>

              首頁 > 財經 > 正文

              “泛海”巨輪換航:一個“資本系”的迷霧與輝煌

              2021年03月20日  05:00  21世紀經濟報道  朱藝藝 

              樂視退連拉15個漲停,有投資者重新聚焦“泛海系”的民生信托:若FF美國上市成功,貴司能否主張此權益?泛海控股僅回答,“對樂視及賈躍亭擁有的債權在民生信托已清算”。

              21世紀資本研究院研究員朱藝藝

              樂視退連拉15個漲停,有投資者重新聚焦“泛海系”的民生信托:若FF美國上市成功,貴司能否主張此權益?泛海控股僅回答,“對樂視及賈躍亭擁有的債權在民生信托已清算”。

              泛海,是另一個故事。

              一年前,2020年1月13日晚間,當泛海控股(000046.SZ)官方宣布,公司所處的行業分類正式由“房地產”變成了“金融業”,那個由盧志強打造的“金融+房地產+戰略投資”綜合上市公司,實則已經開始從最高光的時刻,滑向另一個周期。

              21世紀資本研究院持續跟蹤了解,在此之前,“泛海系”已經頻繁流出裁員降薪傳言。而更早些時候,其債權承銷承壓的消息,就一直在債權圈子流轉。

              泛海,英文名“oceanwide”, 似有泛海踏浪之意。

              而這艘“巨輪”的轉型,充滿了周期轉變的唏噓,其中有機遇與風險輪動的代際唏噓,更多則是中國資本市場內部治理的啟示。

              作為“泛海系”核心平臺,泛海控股股價最新報2.93元/股,接近一年來的歷史低點。

              3月16日回復投資者提問稱,“目前公司已完成回購專用賬戶開立,將根據監管規則要求和公司具體情況擇機實施回購”,釋放出穩定市場的信號。

              一葉知秋:虧損、償債雙困局

              2020年,泛海控股預計凈利潤虧損達30億-40億元。

              2016-2019年,泛海控股的凈利潤分別為31.1億元、28.9億元、9.31億元和10.9億元,未出現過虧損局面。

              日前的一紙訴訟,暴露了泛海控股日趨緊張的“錢袋子”。

              2月底,泛海控股、泛海控股的控股子公司武漢中央商務區股份有限公司(下稱“武漢公司”),被中英益利資產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以金融借款合同糾紛為由,訴至北京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

              截至目前,武漢公司仍然有借款本金13億元未償還。

              2020年三季報顯示,泛海控股的總負債高達1444.50億元,資產負債率為79.06%。

              其中短期借款157.66億元,一年內到期的非流動負債250.39億元,但其賬面上的貨幣資金僅為188.68億元。

              作為泛海控股持股93.42%的核心金融平臺——民生信托,從2020年下半年以來,被曝出已有多個信托項目出現延期,包括至信516號證券投資集合資金信托計劃、至信681號中集車輛IPO投資集合資金信托計劃、至信828號鉑首商業地產集合資金信托計劃。

              民生信托的薄弱風控已被業內詬病。

              其先后踩雷了武漢金凰珠寶80億元“假黃金事件”、至信1095號“蘿卜章”事件、新華聯債券違約事件等。

              據不完全統計,民生信托作為原告的訴訟糾紛或發起的執行金額達156.33億元。

              21世紀資本研究院從消息人士處獲悉,民生信托已經剛兌了部分“假黃金事件”信托份額,但官方對此未予回應。

              1月15日,泛海控股披露的控股金融子公司的財務信息中:2020年,民生信托實現營業收入10.7億元,凈利潤2.32億元(未經審計),相比2019年營業收入23.69 億元、凈利潤 10.80億元,同比下降107.02%和74.33%。

              “泛海系”另一家A股平臺民生控股(000416.SZ), 主營典當業務及保險經紀業務:2020年前三季度實現營業總收入4707.7萬元,歸母凈利潤2591.9萬元,均同比雙位數下降。

              此外,控股股東中國泛海控股集團(下稱“中國泛海”)層面,Wind數據顯示,截至2020年6月,中國泛海總資產3053.24億元,其中負債合計2407.90億元,貨幣資產僅為234.37億元,資產負債率78.86%。

              眼下,“泛海系”還手握哪些可供騰挪的資產?

              A股平臺泛海控股2019年年報顯示,其主要境外資產包括:香港地區、美國及印尼的境外子公司自有資金19.33億元人民幣;美國房地產開發項目截至報告期末賬面價值折合 36.69 億美元;民生銀行(H股)股權投資,截至報告期末投資賬面價值折合人民幣103.81億元;境外證券投資,截至報告期賬面價值折合人民幣21.35億元;印尼棉蘭燃煤發電項目,截至報告期末已投入3.99億美元;WeWork股權投資,出資1億美元。

              此外,21世紀資本研究院發現,萬達電影(002739.SZ)2020年三季報,泛海控股對其持股比例下降至0.96%。而此前2019年5月,泛海控股持有萬達電影3187萬股股份,持股比例1.53%。

              另一家A股平臺民生控股,截至2019年,持有眾安在線(06060.HK)、浙商銀行(601916.SH)、城市傳媒(600229.SH)等上市公司股份,期末賬面價值分別為2.52萬元、2.39萬元、546.7元。

              去地產化:千億資產挪騰術

              作為中國商業故事的一個經典案例,在掌舵者盧志強30多年間的資本運作下,“泛海系”被打造成一艘涵蓋房地產、金融、能源、投資等多元產業的泛海“巨輪”。

              系列擴張迄今有跡可循,且有項目尚未收尾。

              譬如,2016年10月,泛海旗下亞太寰宇投資有限公司斥資27億美元收購紐交所上市公司Genworth金融集團的全部已發行股份,出海版圖進一步擴大。如收購最終成功,Genworth公司將成為中國泛海旗下子公司。

              根據2018年5月的媒體報道,中國泛海發布消息稱,其收購美國Genworth公司于近日通過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CFIUS)的交易審查。

              3月19日,21世紀資本研究院從業內人士處了解到,這項始于2016年1月的收購,時隔五年仍在進行中,尚未完成交割。

              從1985年,時任濰坊市技術開發中心辦公室副主任的盧志強棄官下海算起,36年時間,當下,“泛海系”資產,目前分散于A股、港股、美股、澳大利亞等多個資本市場。包括A股的泛海控股、民生控股兩家公司,港股的中泛控股(0715.HK)、中國通海金融(0952.HK)兩家公司,以及美國大型綜合金融保險集團Genworth(NYSE:GNW)、澳大利亞礦產能源公司CuDECOLtd.(ASX:CDU)。

              機構人士關注的,則是其一路拿下金融行業的全牌照(包括銀行、證券、信托、期貨、典當、保險經紀、財險、互聯網金融、擔保、基金、融資租賃等),成為一家超大型民營金控集團。

              如此大手筆投資布局金融業,令人好奇的是“泛海系”的資金來源。

              21世紀資本研究院梳理發現,“泛海系”的融資渠道包括非公開發行股票與發行債券、上市公司股權頻繁質押、信托通道等。

              一方面,“泛海系”通過上市平臺進行再融資,作為“泛海系”核心平臺,泛海控股2005年底借殼上市以來,至少拋出了四次非公開發行股票方案,通過此途徑至少籌得約77億元人民幣。

              另一方面,無論是中國泛海,還是泛海控股層面,都多次發行公司債、企業債、ABS、私募債等融資。

              21世紀資本研究院根據Wind數據粗略計算,中國泛海發行債券規模合計341.25億元;而上市公司層面,泛海控股發行債券規模合計365.5億元。

              此外,Wind數據顯示,目前,中國泛海還有“20泛海G1”“19泛海1C”“18泛海1C”等14只存量債券,存量債券余額113.78億元;上市公司層面,泛海控股也有“16泛控02”“19泛控01”“19泛控02”等11只存量債券,存量債券余額85.93億元。

              轉折來自,2019年底,標志性事件正是“融資端”受限。

              2019年12月以來,泛海控股連續三次公開發債未能獲得市場足額認購,合計獲得的資金不足其計劃融資額的一半。如2020年1月23日,泛海控股擬公開發行債券不超過17億元,最終實際發行數量為12億元。

              從另一個市場慣用的融資通道——股權質押為切口,“泛海系”頻繁質押所持資產,同樣將杠桿效用運用到極致。

              作為金融牌照齊全的金控集團,金融則是其更易運用的通道。

              此前“泛海系”相關企業被曝出接受關聯方無息財務資助余額3.5億元,有分析人士向21世紀資本研究院透露,“關聯方無息財務資助”或與旗下機構融資有關。

              尋找未來:誰是落點

              如果說,泛海的“去地產化”是一次資產調倉,目前,其種種跡象正在呈現出另一種邏輯。

              目前,泛海控股的核心金融平臺為民生證券、民生信托、亞太財險,分別持股44.52%、93.42%、51%。

              據今年1月的公告,2020年,最賺錢的民生證券,實現凈利潤9.16億元;其次,民生信托實現凈利潤2.32億元;亞太財險盡管斬獲54.23億元營收,不過凈利潤僅為6137.50萬元(未經審計)。

              業內人士分析認為,在“泛海系”的地產業務褪去后,金融承壓。獲得支撐巨輪前行的主要動力——資金,成了“泛海系”新一輪調倉的重點。

              “公司的業務開展、債務去化、境內外資產優化等各項重點工作正在有序推進中”, 泛海控股在2月27日的一則公告中如是說。

              此外,3月16日,回復投資者提問時,泛海控股稱,“公司將加大力度推動落實金融子公司及地產核心平臺的引戰工作,繼續加強核心資產盈利能力提升、境內外資產處置、資產負債結構優化等重點工作”。

              21世紀資本研究院梳理發現,民生證券成了泛海控股債務去化、回籠資金的首要對象。

              如2020年9月,泛海控股以42.29億元向上海張江集團、張江高科等22家投資者轉讓民生證券約31億股股份(占比27.12%),此舉直接讓泛海控股在民生證券中的持股比例從71.64%下降至44.52%。

              此外,2020年12月,泛海控股擬以1.53元/股,向三家員工持股平臺轉讓民生證券共計2.85%股份,向珠海隆門中鴻股權投資基金(有限合伙)轉讓民生證券0.71%股份。不過,公告顯示,上述股權轉讓尚未具備交割條件。

              由于具備天然的稀缺性,“泛海系”部分金融資產仍然“價格高昂”。21世紀資本研究院粗略計算,僅以民生證券股權轉讓為例,泛海控股至少回籠資金73.46億元。

              除了頻繁處置股權,“泛海系”也在出售旗下房產。

              從2019年開始,“泛海系”的部分地產項目先后轉讓給融創、綠城、信達金融租賃等,但部分涉及海外交易的,沒有那么順利,亦有迄今未轉讓成功的。

              例如:2020年1月,泛海控股公告稱,欲轉讓美國舊金山First Street和Mission Street的相關境外資產,交易金額為12億美元,不過買家幾經變更之后,2020年12月底,泛海控股稱,受美國新冠疫情的影響,盡職調查長期難以正常開展,決定與交易對方Hony Capital Mezzanine Fund 2019 Limited(“弘毅”)終止交易。

              并購交易業內顧問李佳超告訴21世紀資本研究院,“如泛海當時針對能源礦產類的投資,是一些機會類的布局,其中不少海外收購是高杠桿收購,償還債務的壓力比較大”。

              此外,他認為,“泛海當時高溢價收購的資產,現在變賣可能會折價,所以出售過程可能存在一些變數。”

              “泛海系”接下來的調倉能力,或許取決于其后續資產儲備軍團。

              就在2020年9月23日,中國泛海重要的控股子公司深圳市泛海三江電子股份有限公司(下稱“三江電子”)IPO申請通過創業板上市委員會審議。

              根據招股書上會稿,從事消防、安防產品研發、生產和銷售的三江電子,泛海控股直接參股15%,泛海投資集團持股60%,“泛海系”合計控制三江電子75%的股份。

              3月17日,登陸科創板的“混合云第一股”青云科技(688316.SH),也潛伏“泛海系”身影。

              青云科技招股書顯示,泛海丁酉(天津)企業管理合伙企業(有限合伙),在青云科技發行前持有121.09萬股,持股比例3.41%,發行后持股比例為2.55%。按照青云科技3月18日市值36億推算,其持股市值約9億元。

              “泛海系”與螞蟻集團也交集頗深。

              “泛海系”分別通過上海麒鴻投資中心、上海云鋒新呈投資中心、掌舵者盧志強所控制的通海資本,間接持有螞蟻集團共計6570萬股,按照螞蟻集團彼時上市發行價計算,持股市值45.2億元,然而螞蟻集團的上市進程被監管緊急叫停,“泛海系”可謂痛失其IPO財富盛宴。

               返回21經濟網首頁>>

              分享到:
              相關新聞
              黄色电影免费片网站大全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新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