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9rj9r"><form id="9rj9r"><th id="9rj9r"></th></form></form>

          <address id="9rj9r"></address>
            <address id="9rj9r"></address>

              首頁 > 金融 > 正文

              互聯網貸款新規調查:助貸平臺再獲中小銀行青睞,對沖基金押注相關中概股

              2021年03月02日  05:00  21世紀經濟報道  陳植 

              眾多難以獲得大型金融機構資金青睞的中小型助貸平臺可能會淘汰離場,原因是越來越多中小銀行等持牌金融機構助貸資金會流向行業頭部平臺。

              “上周以來主動上門洽談助貸業務合作的中小銀行明顯增多。”一位助貸平臺運營總監曾強向記者透露。

              究其原因,2日20日銀保監會發布《關于進一步規范商業銀行互聯網貸款業務的通知》(下稱《通知》)規定,商業銀行與單一互聯網貸款合作方發放的本行貸款余額不得超過一級資本凈額的25%,令不少高度依賴螞蟻金服、微眾銀行等大型互聯網金融平臺發放互聯網聯合貸款的中小銀行感受到監管壓力,紛紛尋找新合作伙伴維系零售貸款業務持續增長。

              曾強發現,要順利收取這些中小銀行拋來的“橄欖枝”,絕非易事。多數中小銀行都對助貸業務合作方設定明確的準入門檻與白名單制度——已實現上市、或擁有融資擔保牌照或信用保證保險合作資源、具備強大獲客導流與卓越風控能力的助貸行業頭部平臺才會受到青睞。

              他坦言,當前這些中小銀行一方面希望助貸業務能替代聯合貸款業務,成為助推零售業務增長的新引擎,另一方面則對助貸業務合作方提出兩大要求,一是在相關部門不允許中小銀行跨區域經營的情況下,他們要求助貸平臺在銀行經營所在地當擁有強大獲客與貸款業務量,二是在助貸業務分潤模式日益普遍的情況下,中小銀行要求助貸業務壞賬率必須控制在他們可承受的區間內。

              在東吳證券銀行業首席分析師馬祥云看來,《通知》的政策效應已悄然顯現,一是大型互聯網金融平臺與每家銀行的聯合放貸規模受到銀行一級資本凈額限制,令前者的聯合放貸業務發展空間趨降,二是眾多中小銀行正將互聯網貸款業務分散化,轉而與更多平臺合作,其中助貸業務將成為重要選項。

              值得注意的是,太平洋彼岸的美國資本市場也在密切關注《通知》對金融科技中概股的具體影響。

              記者注意到,在《通知》出臺后,涉足助貸業務的樂信、360數科等金融科技中概股均迎來一輪上漲行情。

              華爾街投行Jefferies認為,這背后,是對沖基金發現《通知》要求合作機構在聯合貸款的出資比例不低于30%,助貸模式則不受此限,令后者更具“輕資本”優勢。此外,越來越多中小銀行加碼助貸業務合作規模,令助貸平臺資金來源多元化且免受民間借貸利率上限新政(4倍LPR,15.4%)約束,有利于提振業績表現。

              一位華爾街對沖基金經理指出,在經歷股價上漲狂歡后,當前對沖基金的投資策略正趨于理性——更關注助貸平臺能否抓住《通知》新政獲得新的業績增長動能,包括合作銀行數量與助貸資金規模的持續增加等。

              “多數對沖基金認為,《通知》勢必驅動助貸行業迎來新的洗牌潮,行業頭部平臺更有機會獲取業務擴張空間,反之中小平臺則可能遭遇更嚴峻的競爭壓力。”他指出。

              助貸平臺的“意外之喜”?

              “這些天的一項重要工作,就是接待上門尋求助貸合作的中小銀行。”曾強告訴記者。他發現,兩類中小銀行對加碼助貸業務顯得尤其迫切,一是與單個大型互聯網金融平臺開展聯合貸款的余額超過銀行一級資本凈額的25%,二是在單筆聯合貸款業務需出資逾30%的新規下,部分互聯網金融平臺因資本實力受限不得不壓縮業務規模,拖累銀行零售貸款業務隨之縮水。

              在他看來,這些中小銀行之所以轉而青睞助貸業務,一個重要原因是助貸業務完全由銀行100%出資放貸,規避了合作方需在單筆業務出資逾30%的監管要求,從而令零售貸款業務有望繼續增長。

              然而,要與這些中小銀行迅速開展助貸業務合作,曾強坦言“要走的路還挺長”,其中最大的操作障礙,是部分中小銀行對分潤模式猶豫不決。

              所謂分潤模式,即銀行承擔風控與放貸審核職責、以及所有的助貸資金投放,助貸平臺則提供獲客導流、輔助風控等服務,雙方按照事先約定的利潤分成比例分配助貸業務的利潤同時,并各自承擔相應比例的壞賬風險。

              然而,在聯合貸款實際操作環節,不少中小銀行均得到合作方的壞賬兜底承諾或貸款擔保支持,因此他們希望助貸平臺也能如法炮制——通過引入融資擔保機構或信用保證保險提供貸款資金安全保障。

              曾強坦言,自己接觸多家中小銀行發現,一線業務人員更容易接受分潤模式,而銀行高層顧慮較多,特別擔憂助貸平臺風控能力出現漏洞,導致壞賬率一下子飆漲。

              “我們還發現,這些中小銀行更青睞已上市、在去年疫情期間壞賬率基本保持平穩波動的助貸行業頭部平臺。”他指出。

              記者多方了解到,目前這些中小銀行對試水助貸業務也相對謹慎,擬定的合作資金約3000萬-5000萬元。此外他們還設定某些特殊條款,包括若助貸業務壞賬率超過3.5%(或突破銀行去年零售貸款業務壞賬率的1.5倍),銀行有權利迅速收回所有未放貸資金。

              “在合作初期,我們可能賺不到錢。”一位助貸平臺負責人向記者表示。究其原因,助貸業務若缺乏規模效應,相關利息收入則難以覆蓋獲客、運營、壞賬計提、營銷等成本投入。但通過內部討論,平臺仍將決定與這些中小銀行合作試水助貸業務,因為他們希望自身的風控與獲客能力最終得到銀行認可,吸引銀行投入更多助貸資金,令業務早日邁過盈虧平衡線。

              記者多方了解到,在《通知》出臺后,不少聯合貸款合作方也開始加快向助貸業務轉型的征途。

              一位聯合貸款平臺人士向記者表示,他們轉型助貸業務的難度不小。一是通過給予中小銀行壞賬兜底承諾,他們能從聯合貸款業務獲取約70%利息分成,但在助貸分潤模式下,他們能獲取的利息分成至少下滑逾15個百分點,令股東方頗為不滿,因為這足以影響平臺未來上市的估值;二是以往他們的聯合貸款客戶主要集中在沿海經濟發達地帶,如今《通知》要求中小銀行不得跨區域經營,令中西部城商行與農商行所獲得的助貸業務支持力度驟降,紛紛改換門庭,導致他們即便轉型助貸,依然會丟失不少銀行客戶與資金。

              華爾街投資機構押注助貸行業洗牌潮來臨

              《通知》的面世,同樣影響著美國資本市場對金融科技中概股的投資情緒。

              在《通知》面世后,金融科技中概股驟然掀起一波上漲行情,包括樂信、360數科等涉足助貸業務的金融科技中概股一度創下年內新高。

              “這背后,是眾多對沖基金注意到《通知》要求聯合貸款合作方需在每筆業務出資逾30%,但助貸業務(因銀行全額出資放貸)不受此限,反而更具輕資本優勢。”上述華爾街對沖基金經理向記者指出。

              花旗銀行發布最新研究報告指出,樂信等助貸行業頭部平臺反而有機會獲得更多銀行的助貸合作機會,令業務規模趁勢擴大。

              在多位對沖基金經理看來,在經歷股價上漲狂歡后,多數華爾街投資機構已趨于理性——他們正密切評估《通知》對助貸平臺業務拓展的利弊沖擊。比如中小銀行不得跨區域經營,同樣會導致他們與助貸平臺的合作規模受限,因此助貸平臺能否通過擴大與全國性銀行業務合作“對沖”上述監管壓力,很大程度決定了他們的未來發展上限。此外,很多華爾街投資機構也在評估助貸行業頭部平臺的業務分布狀況,能否吸引到中西部地區中小銀行的更多助貸業務合作機會,從而在《通知》實施后獲得新的業務增長動能。

              記者多方了解到,當前多數華爾街投資機構認為,《通知》勢必觸發中國助貸行業迎來新一輪洗牌,眾多難以獲得大型金融機構資金青睞的中小型助貸平臺可能會淘汰離場,原因是越來越多中小銀行等持牌金融機構助貸資金會流向行業頭部平臺。此外,助貸行業頭部平臺獲得更多中小銀行助貸合作機會,也會助推他們持續擴張市場份額,令中小平臺生存壓力更加嚴峻。

              “因此,我們會將資金重點配置在助貸行業頭部平臺,因為他們很可能成為《通知》的受益者。”一位大型宏觀經濟型對沖基金經理向記者透露,鑒于中國經濟轉型發展與構建雙循環經濟驅動力,以及助貸對驅動中國民眾消費升級的推動作用日益提升,他們正將助貸行業龍頭中概股納入到新經濟、新消費板塊,進一步提升投資比重。

               返回21經濟網首頁>>

              分享到:
              相關新聞
              黄色电影免费片网站大全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新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