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9rj9r"><form id="9rj9r"><th id="9rj9r"></th></form></form>

          <address id="9rj9r"></address>
            <address id="9rj9r"></address>

              首頁 > 宏觀 > 正文

              全國人大代表蔡繼明:建議取消城市建設用地不合理限制

              2021年03月12日  05:00  21世紀經濟報道  夏旭田 

              今年全國兩會期間,全國人大代表、清華大學教授、“十四五”國家發展規劃專委會委員、國家新型城鎮化規劃專家咨詢委員會委員蔡繼明提交了一份《關于取消對城市建設用地不合理限制的建議》。

              今年全國兩會期間,全國人大代表、清華大學教授、“十四五”國家發展規劃專委會委員、國家新型城鎮化規劃專家咨詢委員會委員蔡繼明提交了一份《關于取消對城市建設用地不合理限制的建議》。

              蔡繼明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下稱《21世紀》)記者采訪時指出,我國現行的城鎮用地增長彈性系數不超1.12、城鎮人均建設用地不超100平方米、特大超大城市不再新增城市建設用地等限制缺乏科學依據。

              他認為,這些不合理限制導致建設用地在城鄉之間、地區之間、大中小城市之間、住宅與工商之間的扭曲和低效配置,不僅導致城市房價與收入比超高,“房奴效應”抑制了城市居民消費,而且阻礙了農民工市民化,限制了農村戶均耕地規模的提高,影響了鄉村振興戰略的實施。

              他建議,要尊重產業和人口向優勢地區集聚的客觀規律,加快貫徹落實以中心城市為引領的城市群都市圈戰略,根據城鎮常住人口的規模相應增加建設用地的供給;取消城鎮用地增長彈性系數1.12和城鎮人均建設用地不超過100平方米的限制。

              限制城市建設用地缺少科學依據

              《21世紀》:你建議取消“城市建設用地不合理限制”,這主要包括哪些方面?

              蔡繼明:不合理限制包括三方面:其一,城市建設用地增長速度與人口增長速度之比不能超過1.12;其二,城市人均建設用地不能超過100平米;其三,特大超大城市不再新增城市建設用地。

              上述城市建設用地標準缺乏科學依據,這種對土地資源的計劃配置和行政限制降低了土地總體利用水平,遏制了城鎮化進程,也限制了農地的經營規模。

              《21世紀》:上述1.12的標準是根據什么來確定的?為何缺乏科學依據?

              蔡繼明:1.12的標準是中國城市規劃設計院1986年在研究報告《2000年城鎮用地預測綜合報告》中基于我國早期城市用地擴展情況對未來城鎮用地擴展提出的一個控制值,經不斷誤傳至今,被不少知名學者和政府官員稱為合理判斷標準,乃至國際公認標準。

              其實,國際上并不存在“1.12”這樣一個判斷標準。從世界各國城市化進程看,城鎮用地擴張速度快于城鎮人口增長速度是普遍規律,二者之間的比例不存在所謂1.12的“城鎮用地擴展系數”。國際上諸多國家城鎮用地增長率與城鎮人口增長率之比都遠遠高于1.12。

              《21世紀》:如何看待城市人均建設用地不能超過100平米的限制標準?

              蔡繼明:關于城鎮人均建設用地100平米的限制,其來源是《國家新型城鎮化規劃(2014-2020)》提出的“密度較高、功能混用和公交導向的集約緊湊型開發模式成為主導,人均城市建設用地嚴格控制在100平方米以內,建成區人口密度逐步提高”。

              其實,所謂城鎮人均建設用地100平方米,僅僅是前國家土地局1986年在《全國土地利用總體規劃》中提出的預測到2000年達到的指標,并非計劃指標或約束指標。

              彼時根據建設部的數據,1982年城鎮人均建設用地才82平方米,人均住房才十幾平方米,預測到2000年達到100平米主要是從改善居民居住條件的角度提出的要努力達到的最低標準。然而,在經濟發展水平更高,人們收入水平更高,對城市基礎設施、交通條件、居住環境要求更高的14年之后,卻被認作城市人均建設用地的最高限制。

              城鄉建設用地配置嚴重失衡

              《21世紀》:能否介紹下目前中國建設用地、城市建設用地的發展現狀?與國際上比較處于何種水平?

              蔡繼明:中國建設用地、城市建設用地比例均低于國際水平。2016年中國建設用地占國土面積比例為4.1%,遠低于美國的5.8%、英國的8.3%、日本的8.9%;中國城市建設用地占國土面積比例為0.56%,遠低于美國的1.6%、日本的2.8%、英國的5.6%。

              中國城鎮用地擴張速度和人均面積也均低于全球平均水平。2000-2017年中國城鎮用地與人口的增長率比值為1.69,低于1990-2000年全球平均水平的2.19。從人均水平來看,2016年末中國人均城鎮建設用地為119平方米,仍低于2000年全球平均的214平方米。

              《21世紀》:對土地資源不合理的計劃配置和行政限制帶來了哪些影響?

              蔡繼明:這導致建設用地在城鄉之間分布失衡。2019年,常住人口不足40%的農村建設用地高達19萬平方公里,而常住人口超過60%的城鎮建設用地只有9萬平方公里,不足農村的一半,由此必然造成農村大量宅基地閑置和低效利用,而城市宅基地供給相對緊張。

              其次,城鎮用地在地區間配置失衡。2009-2016年東部地區城鎮建設用地增量比例低于人口增量比例12.9個百分點,而中部、東北、西部地區分別高1.7、4.4、6.8個百分點。

              再次,建設用地在不同城市之間配置失衡。根據住房和城鄉建設部統計,2006-2017年城區常住人口在1000萬人以上的城市人口增長34.1%,但建設用地、居住用地僅分別增長6.1%、1.1%;城區常住人口在20萬人以下的城市人口增長1.5%,而建設用地、居住用地分別大幅增長19.8%、15.3%。這無疑是導致一二線城市房價泡沫、三四線庫存泡沫的根源。

              最后,城鎮建設用地在利用結構上配置失衡。2017年中國城鎮用地中居住用地比例為31.4%,明顯低于美國的46.9%、日本的61.3%;工業用地比例為18.5%,明顯高于日本的7.7%、韓國的10.1%。

              國際上居住用地一般占比50%左右,工業用地占比10%-15%左右。比如,美國居住用地比例在1980-2007年從未低于54%,日本1965年以來工業用地比例從未高于12%,2015年住宅用地比例達61%。中國人均居住面積是歐美等國的四分之一,落后菲律賓等窮國及美國1950年居住水平。

              總之,對城市建設用地不合理的限制,導致建設用地在城鄉之間、地區之間、大中小城市之間、住宅與工商之間的扭曲和低效配置,不僅導致城市房價與收入比超高,“房奴效應”抑制了城市居民消費,而且阻礙了農民工市民化,限制了農村戶均耕地規模的提高,影響了鄉村振興戰略的實施。

              根據城鎮常住人口規模增加建設用地供給

              《21世紀》:你一向主張讓市場在土地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針對上述城市建設用地配置的弊端,應采取哪些有針對性的替代措施?增加建設用地供給是否會觸及18億畝耕地紅線?

              蔡繼明:首先不能再沿著計劃經濟的思路試圖去完善對土地利用的計劃管理制度,而應該全面落實《中共中央關于全面深化經濟體制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和《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構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場化配置體制機制的意見》的精神,讓市場在土地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著力推進土地要素配置市場化改革,對土地利用實行負面清單管理,負面清單之外的空間則完全交由市場配置。

              其次,人口向特大超大城市集聚是中國經濟社會發展的必然路徑,應根據城鎮常住人口的規模相應增加建設用地的供給。當前人為限制特大超大城市人口發展規模,有悖于人口向特大超大城市集聚的世界性人口流動的普遍規律和趨勢。

              再次是取消城鎮用地增長彈性系數1.12和城鎮人均建設用地100平米的限制。

              第三是取消全國城鄉建設用地“增減掛鉤”周轉年度指標,允許增減掛鉤指標在統一的城鄉建設用地市場進行交易。

              最后是取消對農村閑置的宅基地使用權流轉范圍的限制,賦予農村宅基地使用權出租、轉讓、抵押的完整的用益物權。

              特別需要說明的一點是,上述改革方案都是在我國城鄉集體建設用地存量范圍內設計的,根本不需要額外占用耕地,當然也就不可能觸及18億畝耕地紅線。南方財經全媒體集團全國兩會報道組夏旭田北京報道

               返回21經濟網首頁>>

              分享到:
              相關新聞
              黄色电影免费片网站大全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新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