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9rj9r"><form id="9rj9r"><th id="9rj9r"></th></form></form>

          <address id="9rj9r"></address>
            <address id="9rj9r"></address>

              首頁 > 宏觀 > 正文

              日本遭遇供電危機 電價飆升 廣域機關發出216條“SOS”指令

              2021年01月21日  05:00  21世紀經濟報道  劉影,劉琦 

              有分析認為,造成日本電力供需緊張的最大原因是LNG短缺。

              連日來,日本電力供應拉響警報。從去年12月15日到今年1月17日,日本負責協調和監督電力傳輸的“電力廣域運營推進機關”(以下簡稱“廣域機關”)共發出216條“SOS”指令。

              據悉,由于日本天氣寒冷,電力需求超出預計,再加上作為發電燃料的液化天然氣(LNG)庫存也在減少,日本各地電力供給持續緊張。1月8日,日本多地出現大規模停電,數萬戶家庭無電可用,而日本各電力公司數據顯示,停電風險將進一步加大。

              日本電氣事業聯合會會長池邊和弘在1月15日的記者招待會上表示:“預計嚴寒天氣還將繼續,且火力發電燃料庫存進一步下降的風險正在加大,接下來的情況仍然無法預測。”

              為穩定批發電價、降低對用戶的影響,日本經濟產業省決定對批發電價設置“每千瓦時200日元”的上限。甘俊攝

              停電風險劇增

              “從正午到下午1點,從東京電力管轄范圍向關西電力管轄范圍內供應100萬千瓦的電力。”近日,廣域機關不斷發出此類“SOS”指令,要求全國的輸配電公司相互調配電力,防止因供需不平衡而引發大規模停電。

              據報道,從去年12月15日到今年1月17日,廣域機關密集發布216條指令,而該部門自2015年4月成立以來,截至去年6月底僅發出了47條指令,近期指令的數量是此前5年的4倍多。有關人士表示:“廣域機關從未發過如此大量、連續的指令,這是一種異常現象。”

              自去年年底以來,寒冷天氣導致日本取暖需求不斷增加,同時寒潮也導致太陽能發電受到限制,日本電力供求關系持續緊張。日本電氣事業聯合會(FEPC)表示,日本用于取暖的用電,自去年12月下旬以來一直在上升,多地用電高峰在1月8日達到十年一遇的水平。

              當前,日本各地的“電力使用率”都處于超過95%的狀況。“電力使用率”指電力需求與實際可供電量之比,如果該比例超過100%,電壓將會下降,停電風險會進一步提高。

              根據各電力公司的匯總,截至當地時間1月12日晚間,關西地區(以關原為界以西的地區,包括大阪府、京都府、兵庫縣、奈良縣、歌山縣、滋賀縣、三重縣)的“電力使用率”一度達到99%,四國(包括愛媛縣、香川縣、高知縣、德島縣)達到98%。

              多因素導致電力短缺

              有分析認為,造成日本電力供需緊張的最大原因是LNG短缺。日本長期以來一直是最大的LNG進口國之一,LNG發電約占日本國內發電量的四成。

              近來日本LNG緊缺是多因素導致的:中國和韓國LNG進口量增加,搶購LNG競爭加劇;受疫情影響,部分海關清關程序延遲;部分企業考慮到疫情可能會減少電力需求,因而相應減少LNG進口量以降低庫存過剩風險。

              缺電與核電重啟緩慢也不無關系。福島核電站事故之后,由于公眾擔心核電站的安全問題,日本核電站運營數量大幅減少。日本經濟產業省下屬的自然資源和能源署于2020年發布的一份報告顯示,日本合格并且重新啟動的核反應堆僅有9座,因此依靠核能發電也受到限制。

              此外,電力調動障礙也是一大原因。國家發改委宏觀經濟研究院副研究員、中國駐日大使館前一等秘書崔成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分析稱,當前日本電力的一個很大問題在于南北兩邊電網頻率并不一致,一個是60赫茲,一個是50赫茲,使得南北兩邊電力調動比較困難。

              “日本是一個危機感很強的國家,SOS指令只是日本政府的一個預警。寒潮并不只是出現在日本一個國家,我國也受到了類似影響,去年年底南方部分省市就出現了拉閘限電現象,因此,強化事先預警,確保發電燃料的運輸和供給,以及煤炭、天然氣等資源和電力的調配,鼓勵節約用電等,都是我國能夠學習的。”崔成稱。

              批發電價飆升

              2016年4月,日本開始實行電力零售全面自由化(即普通家庭用戶可以選擇供電商)。一批被稱為“新電力”的企業陸續進入市場,目前全國約有700多家“新電力”企業。大部分進入市場的新電力零售公司,都是從批發市場采購電力,但近期天氣寒冷、供需形勢嚴峻,導致批發電價飆升。當批發價格上漲時,“新電力”零售企業的電價也可能隨之調整,意味著用戶支付的電費漲價。

              據日本電力批發交易所(JEPX)統計,該交易所指標價格在1月12日達到每千瓦時154.57日元(約10元),連日創出2005年市場開啟后的最高價,達到1個月前的約25倍的水平。每年,在需求增加的盛夏和隆冬,電力批發交易價格都會上漲,去年冬天的最高值是10.2日元(約0.6元),今年超過這個數字的10倍以上,JEPX的負責人表示“這是異常情況”。1月12日至15日的最高交易價格連續4天超過200日元每千瓦時(約13元)。

              “日本采用的也是階梯電價制度,但基本民生保障電量有限,用戶基本都會用到二級電價,乃至三級,這點與我國有明顯差異。”崔成稱。

              為穩定批發電價、降低對用戶的影響,日本經濟產業省決定對批發電價設置“每千瓦時200日元”的上限。日本經濟產業省原計劃于2022年4月開始實行這一制度,但針對目前的情況,決定提前于本月17日實施,以確保電力交易環境穩定。

              大力發展新能源

              電力供需緊張使停電風險增大,而這將會進一步損害已在疫情中受創的經濟。一位新電力企業高管表示,如果當前情況持續數周,將會有新電力公司由于財務困難而面臨倒閉。

              日本能源供應嚴重依賴化石燃料,而天然氣和煤炭來源主要依靠進口。國際能源署(IEA)的統計數據顯示,2020年上半年,日本大部分電力由煤炭和天然氣提供,煤炭和天然氣發電分別占31.6%,可再生資源發電占23.1%。

              崔成指出,日本不僅國內煤炭及油氣資源貧乏,同時因為是島國,沒有陸地進口管道,能源主要是依靠海上運輸輸入。一旦日本國內的商業儲備和戰略儲備消耗過多,就會對其能源供應帶來較大風險。如果海上進口環節出現問題,就會對日本的電力供應產生影響。

              “所以,繼續大力發展可再生能源,恢復并擴大核電,不僅對日本實現碳中和目標至關重要,對其保障電力供應和能源安全也非常重要。”他說。

              2020年12月,日本推出綠色增長戰略,提出將于2050年實現“碳中和”的目標,預計2050年日本電力需求將增加30%至50%,未來將加快發展氫能、風能等清潔能源,同時有限度重啟核能發電。

               返回21經濟首頁>>

              分享到:
              相關新聞
              黄色电影免费片网站大全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新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