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9rj9r"><form id="9rj9r"><th id="9rj9r"></th></form></form>

          <address id="9rj9r"></address>
            <address id="9rj9r"></address>

              首頁 > 金融 > 正文

              套利盤算落空引發美股散戶“多殺多” 期權投資者遭遇爆倉危機

              2020年09月05日  07:00  21世紀經濟報道  陳植 

              在經歷大跌后,美股市場多空博弈悄然升級。

              大跌,再度成為美股迭創新高后的“歸宿”。

              截至9月4日凌晨美股收盤時,道瓊斯指數、納斯達克、標普500指數分別大跌2.78%、4.96%與3.51%,創下6月以來的最大單日跌幅。

              與此對應的是,此前備受資本追捧的熱門科技股跌幅更大,特斯拉、蘋果、微軟、亞馬遜等科技股跌幅分別達到9%、8%、6.2%與4.63%。

              “整個華爾街金融市場對此有點懵,盡管眾多對沖基金早已預期美股會回調,但它還是來得太突然了。”一位華爾街對沖基金經理向記者透露。9月4日凌晨美股之所以大跌,主要原因是散戶紛紛選擇獲利回吐。

              Cornell Capital合伙人Ann Berry向記者坦言,整個9月4日凌晨,華爾街金融市場始終彌漫著美國司法部可能最快本月對蘋果、Facebook、谷歌、亞馬遜提起反壟斷訴訟的傳聞,導致散戶不計成本地拋售科技股避險。

              在他看來,由于蘋果、Facebook、谷歌、亞馬遜等大型科技股在納斯達克股指占據極高的權重,一旦這些熱門科技股遭遇拋售潮,勢必拖累納斯達克、道瓊斯等股指紛紛大幅下挫。

              值得注意的是,在經歷大跌后,美股市場多空博弈悄然升級。

              一位美股經紀商向記者透露,在9月4日晚美股開盤前,不少散戶投資者又開始逢低買入蘋果、Facebook、谷歌、亞馬遜等科技股。但是,鑒于美股大跌的前車之鑒,多數散戶不再直接買入股票,而是通過加倉個股看漲期權表達“害怕錯過抄底機會”的情緒。

              誰制造了美股大跌

              記者多方了解到,9月4日凌晨美股大跌的一大導火索,是特斯拉最大機構股東——英國投資機構Baillie Gifford宣布,在8月底其對特斯拉的持股占比降至4.25%,低于6月的6.32%,相當于過去兩個月它拋售近19億美元特斯拉股票。

              “這很大程度激發了散戶獲利回吐的情緒,因為他們意識到機構投資者正搶先逢高拋售股票離場,讓散戶淪為最后的買單俠。”布魯德曼資產管理公司(Bruderman Asset Management)首席策略師Oliver Pursche指出。

              不過,眾多散戶選擇在9月4日凌晨紛紛拋售科技股的深層次原因,是他們意識到自己套利算盤正“落空”。

              所謂套利算盤,是8月底蘋果、特斯拉接連實施拆股計劃,因此眾多散戶提前大舉買漲蘋果、特斯拉股票,期望在拆股后(股價因拆股走低后),新的買盤流入令他們坐收豐厚的股價上漲回報。

              然而,隨著特斯拉、蘋果完成拆股后,股價卻不漲反跌,表明新的買盤并沒有出現,反而是套利者紛紛提前獲利離場。加之9月4日金融市場突然傳聞美國司法部最快本月對蘋果、FACEBOOK、谷歌、亞馬遜等大型科技股提起反壟斷訴訟,加劇了散戶們的恐慌情緒,觸發更大規模的拋售潮。

              “這直接觸發納斯達克等股指大幅下跌。”Ann Berry直言。因為Facebook、蘋果、谷歌等熱門科技股在納斯達克占據極高的權重,它們的大跌勢必拖累股指跟進大幅回調。

              在他看來,這些熱門科技股的下跌,也與散戶們的“切身感受”息息相關——此前科技股之所以受散戶追捧,是因為他們不能出門,只能通過“線上”完成工作與生活物品采購,帶動涉及遠程辦公、在線娛樂、電商等科技股業績持續高增長;如今隨著美國各州重啟經濟,越來越多民眾開始走出家門工作購物,散戶們驟然發現科技股的成長前景“受限”,因此產生較強的獲利了結情緒。

              “某種程度而言,9月4日美股大跌也表明此前科技股的投機氛圍太濃了。”LPL Financial市場策略師Ryan Detrick指出。尤其是過去3-4個月被視為散戶大本營的新興券商Robinhood月均期權業務收入超過1億美元,表明大量散戶投資者買入超短期科技股看漲期權“以小博大”,豪賭科技股股價持續飆漲以賺取超額高回報。

              他透露,這導致持有大量超短期科技股看漲期權的散戶淪為美股大跌的最大受害者。比如在蘋果股價大跌8%期間,于9月5日到期、執行價125美元的相應看漲期權價格大跌89%;在特斯拉股價下跌9%期間,押注特斯拉股價在9月5日(期權到期日)前觸及500美元的看漲期權大跌逾90%。

              “這令不少新散戶在遭遇看漲期權頭寸差點血本無歸同時,首次感受到金融市場的殘酷。”Ryan Detrick坦言。

              對沖基金與散戶抄底“截然不同”

              在美股驚魂大跌后,市場買漲力量似乎卷土重來。

              上述美股經紀商向記者直言,在9月4日晚美股開盤交易前,不少散戶又開始加倉蘋果、特斯拉、谷歌等熱門科技股。因為他們認為大跌恰恰創造了逢低買入的絕佳機會。

              “盡管這些散戶投資者承認當前熱門科技股股價偏高,但他們依然相信在疫情持續沖擊下,科技股相比金融、航空、商業零售、制造業等周期股,更能吸引資金流入。”他分析說。何況,多數散戶認為在美聯儲持續加碼QE力度“保駕護航”下,美股仍會迭創新高。

              這位美股經紀商發現,當前敢于抄底熱門科技股的散戶為數不少,但人均投資額較以往低了逾40%,且他們不再一味追逐超短期(期限在一周內)看漲期權“以小博大”,而是加倉3個月、6個月期看漲期權押注熱門科技股中期上漲,以表達“害怕錯過抄底機會”的情緒。

              相比而言,不少華爾街對沖基金等機構投資者的抄底出手則相當謹慎。

              前述華爾街對沖基金經理向記者直言,趁著9月4日凌晨科技股與美股大幅下跌,他們削減了部分科技股頭寸,轉而買入金融、零售等周期股。因為他們此前為了跑贏納斯達克等股指,不惜將科技股持倉比例“逼近”基金規定的持倉上限——35%。

              “如今反而是一個調倉的好機會。”他認為。究其原因,一方面科技股估值的確偏高,過度持倉勢必面臨更大的虧損風險,另一方面隨著美國經濟復蘇,部分周期股估值則呈現低估狀況。

              記者多方了解到,采取類似策略的對沖基金不在少數。

              對沖基金PGIM策略分析師Nathan Sheets向記者透露,盡管熱門科技股依然是當前資本市場的“寵兒”,但估值偏高的狀況,注定了它們遲早會有價值回歸的一天。

               返回21經濟首頁>>

              分享到:
              相關新聞
              黄色电影免费片网站大全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新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