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9rj9r"><form id="9rj9r"><th id="9rj9r"></th></form></form>

          <address id="9rj9r"></address>
            <address id="9rj9r"></address>

              首頁 > 金融 > 正文

              寧可錯失上漲紅利 主權財富基金緣何拋棄美股?

              2020年09月01日  07:00  21世紀經濟報道  陳植 

              據eVestment發布的最新數據顯示,二季度全球主權財富基金僅僅向美股投資策略基金投入7.04億美元。與此形成巨大反差的是,主權財富基金在美國以外的全球股市加倉逾60億美元。

              盡管美股迭創新高,全球主權財富基金卻對此“冷眼旁觀”。

              據eVestment發布的最新數據顯示,二季度全球主權財富基金僅僅向美股投資策略基金投入7.04億美元。與此形成巨大反差的是,主權財富基金在美國以外的全球股市加倉逾60億美元。

              在對沖基金BMO Capital Markets策略分析師Aaron Kohli看來,主權財富基金之所以“拋棄”美股,主要基于多方面因素的考量,一是當前標普500指數持續創新高背后,市盈率達到29倍,創下過去15年以來的最高水準,令主權財富基金擔心美股高估值泡沫日益加劇,存在較大投資風險;二是美股集中度偏高,即推動美股指數飆漲的最大動能,主要是“FAANG”(美國五大科技股),令美股分化日益嚴重,不利于美股多策略配置;三是美國大選不確定性令他們擔心美國經濟政策可能會出現重大變更,在局勢明朗前他們寧愿選擇“遠離避險”;四是當前美國疫情防控局面反復,導致美國經濟復蘇前景被看淡。

              值得注意的是,盡管全球主權財富基金錯失美股上漲紅利,他們仍通過資產全球化配置收復“失地”。

              以全球最大主權財富基金——挪威主權財富基金為例,通過大幅加倉中國、歐洲、日本、新興市場股票與全球債券,它在二季度實現13.1%投資回報率,創下歷史第二的季度最高收益,一舉扭轉今年前3個月業績巨額虧損,令上半年投資虧損收窄至-3.4%。

              U.S. Global Investors宏觀經濟策略分析師Frank Holmes向記者指出,鑒于疫情沖擊與全球經濟復蘇不確定性增加,當前眾多主權財富基金正采取三大措施尋找新的穩健回報,一是加大滿足ESG(即環境、社會和公司治理)條件的優質企業股票投資,以獲取較高的股息分紅替代債券投資收益;二是將大量外匯儲備資金投向跨周期的,促進本國經濟增長的基建類等重大項目,分享本國經濟復蘇成長紅利;三是將大量資金投向前瞻性的高科技股權投資項目,爭取在科技發展助推全球經濟發展浪潮下實現超額回報。

              PitchBook數據顯示,今年以來全球主權財富基金已參與逾170億美元的股權投資交易,超過去年全年規模。其中包括阿布扎比主權財富基金參與Alphabet旗下自動駕駛技術公司Waymo的30億美元投資。

              悄然逢高減持美股

              “二季度以來,多只主權財富基金自營部門似乎對追漲美股顯得極其冷漠。”一位長期關注主權財富基金投資動向的華爾街對沖基金經理向記者透露。其中多只石油出口國旗下主權財富基金自營部門一直在悄悄逢高套現美股離場,比如他們在二季度逢高大幅減持了美國航空股、油氣股與科技股,總計減持額度超過20億美元。

              究其原因,一是他們認為二季度美股大幅反彈導致美股估值明顯偏高,脫離了美國經濟復蘇基本面,這導致他們在4-5月趁著航空股大幅反彈之際做出逢高減持決定,二是他們發現美股飆漲創新高背后,主要是“FAANG”(美國五大科技股)持續大漲驅動,導致當前納斯達克指數較200日移動平均線(DMA)指標高出28%,達到2000年以來的最大價差,令科技股高估值泡沫隱現,因此采取了減持避險措施;三是美國大選不確定性導致未來美國經濟復蘇存在新的變數,也迫使他們遠離美股。

              “更重要的是,在美國疫情持續反復的情況下,主權財富基金自營部門更愿將資金投向疫情防控效果相對更好的國家,獲取相對安全穩定的投資回報。”他表示。目前之所以能維持7.04億美元的凈投入,一個重要原因是受主權財富基金委托投資的全球大型資管機構在二季度持續加倉美股,間接“抬高”了主權財富基金對美股的整體配置力度。

              在Frank Holmes看來,主權財富基金之所以對美股冷眼旁觀,還有一個不容忽視的原因,就是不少石油出口國正面臨較高的資金贖回壓力——由于疫情沖擊導致油價大跌令石油出口國財政收入驟降,這些國家政府不得不從主權財富基金抽走部分資金以填補本國財政開支缺口,令主權財富基金管理團隊不得不壓縮高風險權益類資產規模,適度增加低風險高流動性的固定收益類資產以應對資金贖回需求。

              比如今年年初,挪威政府要求動用約4.2%的主權財富基金資金以應對疫情與低油價所造成的經濟滑坡沖擊。此后,沙特等石油出口國也曾考慮動用主權財富基金“紓困”本國財政支出缺口。

              此外,這些石油出口國旗下主權財富基金管理團隊還發現,由于沙特打響石油價格戰導致全球油價一度大幅下跌,令石油出口國通過減產協議“調控”油價上漲,押注在美上市油氣公司股價上漲的傳統投資獲利策略漸行漸難,迫使他們不得不大幅減持油氣股“離場”。

              新投資獲利策略

              盡管主權財富基金錯失美股上漲紅利,但他們二季度的投資回報依然可觀。

              究其原因,他們將大量資金配置到美國以外的全球股市債券,借助這些國家股市債市價格大幅反彈獲得不菲投資回報。

              以挪威主權財富基金為例,截至二季度末,盡管A股投資僅占其整個權益類投資規模的5.2%,卻貢獻了7.7%的正回報,此外通過加倉全球債券,其固收投資回報率從一季度的1.31%,增至二季度的3.78%,助力這只全球最大主權財富基金收復了大部分一季度虧損額。

              挪威央行投資管理公司副CEO Trond Grande對此表示,盡管疫情全球擴散一度令權益類市場上漲前景驟變,但各國通過出臺大規模貨幣寬松政策與積極財政政策,成功控制住了一季度期間股市猛烈跌勢,給主權財富基金全球化資產配置回報提升創造了良好條件。

              富蘭克林鄧普頓歐洲、中東和非洲(EMEA)機構銷售部門主管Matthew Williams表示,目前主權財富基金正加大全球股市(除美國之外)的配置力度,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是不少石油出口國旗下主權財富基金認為股市與油價始終存在極強的負相關性。當疫情沖擊導致全球油價相對低迷時,配置全球股市反而是一種不錯的風險對沖機制。

              Frank Holmes指出,在加快資產全球化配置同時,主權財富基金也是“有所為有所不為”——比如他們特別看好科技與醫療領域的投資機會,對油氣、金融、地產領域則謹慎出手。

               返回21經濟首頁>>

              分享到:
              相關新聞
              黄色电影免费片网站大全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新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