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9rj9r"><form id="9rj9r"><th id="9rj9r"></th></form></form>

          <address id="9rj9r"></address>
            <address id="9rj9r"></address>

              首頁 > 宏觀 > 正文

              “不出境留學”漸成風潮:中外合作大學收獲更多高分考生

              2020年08月29日  07:00  21世紀經濟報道  王帆,張藝璇 

              在全球高等教育重塑的階段,中外合作大學沒有包袱,輕裝上陣,有可能直接在國際上走到前列。

              2020年高考的本科一批錄取已落下帷幕,對于一些高分考生而言,他們放棄了耳熟能詳的985名校,轉投了相對小眾的中外合作大學(含內地與港澳臺地區合作辦學機構,下同)。

              近日,香港中文大學(深圳)公布,學校已經連續第五年成為廣東省內錄取分數最高的大學,其中,理科平均分超過各地一本線140分,文科平均分超過各地一本線88分。

              連同香港中文大學(深圳)在內,教育部已經批準的具備獨立法人資格的中外合作大學共9所,其他分別為寧波諾丁漢大學、西交利物浦大學、昆山杜克大學、廣東以色列理工學院、上海紐約大學、溫州肯恩大學、北京師范大學-香港浸會大學聯合國際學院和深圳北理莫斯科大學,分布在廣東、上海、江蘇和浙江幾個省市。

              一般而言,排名越好的高校,本科生繼續深造的比例越高,2019年,清華、北大的本科生深造率分別高達80.5%和73.5%。中外合作大學在這一項指標上表現尤其突出,以西交利物浦大學為例,2019年該校大陸生源本科生的升學率高達86.5%。

              這使得中外合作大學在學生和家長群體中的認受性逐漸提升,而在“留學預備”這個最為直接的目的之外,越來越多的人開始關注到這一類學校的教育理念和人才培養特色。

              對于高中畢業生而言,在國內高校和出國留學選擇之外,中外合作大學給他們提供了“不出境留學”的第三種路徑。而作為一種新型的高校,中外合作大學也被寄予了中國高等教育領域“試驗田”的期待。

              優質生源的選擇

              8月26日,昆山杜克大學舉辦了第三屆本科生開學典禮,歡迎來自31個國家的318名本科新生。

              昆山杜克大學曾在今年年初披露,學校計劃招收內地學生235名,第一階段網上入學申請提交結束后,國內部分共收到有效入學申請2576份,較上一年增長了13%。

              不同于常見的高考錄取方式,申請者需要經過“541”的綜合考核評估,即高考成績占50%,學校自主綜合評估占40%,高中學業水平考試成績占10%。

              香港中文大學(深圳)在廣東、浙江、上海、山東、福建和江蘇采取的是類似的招生方式,但比重有所不同,上述三項分數的占比分別為60%、30%和10%。

              除此之外,香港中文大學(深圳)還在全國25個省市(包括上述6個省市)投放普通類統招提前批次招生計劃,今年共招收近1300人。不難看出,招生總規模并不大,但今年僅綜合評價測試就吸引了過萬人報考。

              該校一位大四在讀學生李然(化名)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前幾年她高中畢業的時候,感覺中外合作大學的知名度還不高,她的高考分數原本可以報考武漢大學、中山大學這樣的985高校,可她最終選擇了一所中外合作大學,當時這個決策在家庭內部引發巨大分歧。

              但她同時感受到,隨著畢業生在業界慢慢積累口碑,學校的聲譽在提升。“我了解到深圳一家知名企業的某個部門,專門招收我們學校的學生。”

              品牌效應的釋放,也在提升學校的生源質量。香港中文大學(深圳)近日披露了本科招生結果,以錄取學生的高考分數來衡量,理科平均分超過各地一本線140分,文科平均分超過88分,均比2019年有所提升。這也是其連續第五年成為廣東省內錄取分數最高的大學。

              更直觀的一個指標是,香港中文大學(深圳)曾經吸引了廣東省的理科高考第一名、福建省理科第二名的學生。

              一所中外合作大學的老師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相較于一些綜合性公立大學,中外合作大學的招生人數普遍較少,這一定程度導致了平均錄取分數較高。中肯地評價,中外合作大學發展十幾年,的確取得了一些成績,包括生源質量、師資力量、影響力等方面的提升,但從各方面的積累來看,總體仍然處在爬坡階段。

              在一份以高考錄取成績作為衡量指標的2020軟科中國大學新生質量排名中,香港中文大學(深圳)位列第28名,這也是中外合作大學取得的最好名次。

              不只是留學“預備營”

              相比于招生成績,中外合作大學更亮眼的是整體升學表現。

              西交利物浦大學在2019年的就業質量報告中披露,學校大陸生源本科畢業生總體就業率為96.8%,其中,留學深造(含中外合作辦學高校升學)比例高達86.5%。

              截至2019年,西交利物浦大學已有十屆大陸本科畢業生,共計14068人,其中升學人數11868人,占比84.36%,就業人數1910人,占比13.58%。

              香港中文大學(深圳)校長徐揚生在今年5月底的本科生畢業典禮上披露,盡管過去的一年里充滿了挑戰,但學校約84%的畢業生將到世界知名的大學攻讀碩士或博士學位。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梳理了幾所中外合作大學2019年的本科生深造情況,最低的升學比例也在65%以上。

              一方面,這遠超很多傳統名校的升學表現,成為了中外合作大學的一項特色和優勢,但另一方面,也有質疑稱,如果不是為了出國,就沒有必要讀中外合作大學,某種程度上,它們的角色就相當于留學“預備營”。

              前述中外合作大學的老師向記者表示,留學“預備營”是一種功利化的說法。客觀來看,選擇我們這一類學校的學生,主觀意愿上的確更傾向于接受國際化的教育,但在出國留學的優勢背后,實際體現的是中外合作大學一整套價值體系的吸引力。

              香港中文大學(深圳)也在今年指出,學校受到考生和家長的追捧和喜愛,得益于三屆本科畢業生非常優秀的升學就業表現,促使學校的辦學模式與教育理念被全中國越來越多的學生和家長認可。

              李然很大程度就是被辦學模式所吸引,她說,當初一是看重學校的大類招生模式,不必馬上選專業,而是入學后有交叉學科背景之后再根據興趣確定專業;二是希望能夠有國際化的視野,學校里的本科生就有很多機會去參加國際化的比賽,去海外高校交流。

              西交利物浦大學執行校長席酉民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學校培養的留學生,最終有高達90%的比例會回國。留學“預備營”不應該成為一個有色眼鏡之下的標簽,也不應該是辦學定位,對于我們而言,希望中外合作大學不是辦成國際大學的一個分校,而是有自己的辦學理念、模式的獨立大學。

              高等教育格局生變

              除了高留學率,國際化是中外合作大學在學生心目中最直觀的印象,這體現在多個方面:引進的是境外大學的理念、資源;擁有一定比例的外籍教師;英文授課;學生能夠參加大量的國際活動,包括競賽、交流等。

              不止如此,中外合作大學還為傳統的國內高校,從招生到培養都注入了新模式,包括學生選拔的標準和方式;入學時不分專業,讓學生在學習一段時間后再根據興趣選擇,并且轉換專業的門檻不高。

              中外合作大學一般學費較高,招生規模不大,這使得它們在很多方面呈現出一種“小而美”的狀態。一位昆山杜克大學的學生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介紹,學校的課基本上是小班制、討論式課堂。她在大一上綜合科學課程的時候,量子物理這一部分學起來感到很困難,課后經常到教授的辦公室請教,一坐就是幾個小時。

              21世紀教育研究院南方中心主任臧敦建向記者表示,中外合作大學,連同新型公辦大學、高端民辦大學等不同類型高校的出現,使得中國的高等教育格局發生了新變化,不再是“千校一面”。

              席酉民也認為,中外合作辦學這樣一種方式,相當于“在羊群里放了幾只狼”,來喚醒一些學校,或者打造一些競爭者。

              盡管當前中外合作大學的數量很少,但從頂層設計來看,教育開放的趨勢愈發明顯。今年6月,教育部等八部門印發《關于加快和擴大新時代教育對外開放的意見》,教育部國際司負責人介紹,“對照新時代新形勢新要求,我們感到,教育對外開放的作用有待進一步發揮。”

              8月13日,海南省政府與德國比勒費爾德應用科技大學簽署戰略合作協議,后者將在海南自貿港洋浦經濟開發區獨立辦學,計劃2021年首期招生,這是中國境內的首個境外高校獨立辦學項目。

              在教育大開放的趨勢下,很多高校將國際化作為追求的目標之一。席酉民向記者表示,國際化其實并不是簡單看有多少國際師資,有多少課程用英文教授,而是看你的老師,你所培養的學生,能不能真正融入到國際生態中,去參與國際競爭。

              “我們不滿足于只是引進一套原汁原味的東西,而是希望通過合作去整合全球資源,并探索新的教育理念和模式,適應未來的社會需求和技術挑戰。在全球高等教育重塑的階段,中外合作大學沒有包袱,輕裝上陣,有可能直接在國際上走到前列。”席酉民說。

               返回21經濟首頁>>

              分享到:
              相關新聞
              黄色电影免费片网站大全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新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