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9rj9r"><form id="9rj9r"><th id="9rj9r"></th></form></form>

          <address id="9rj9r"></address>
            <address id="9rj9r"></address>

              首頁 > 宏觀 > 正文

              美聯儲調整貨幣政策框架:低利率將成主旋律,美股“瘋牛”已來?

              2020年08月29日  07:00  21世紀經濟報道  施詩 

              盡管鮑威爾沒有明確透露未來利率的政策,但是分析師們認為由于通脹率短期難以達到目標,因此中長期內維持低利率將是個趨勢。

              當地時間8月27日,一年一度的杰克遜霍爾全球央行年會拉開帷幕。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在年會上發表題為“貨幣政策框架評估”的演講中表示,美聯儲將調整政策框架,引入“靈活形式的平均通脹目標”政策,以支持就業市場和美國經濟。這一改變意味著美聯儲將容忍在一段時間內通貨膨脹高于2%的目標。

              不過由于自2008年金融危機結束以來,美國的通脹水平大部分時間都低于2%,因此分析師們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時表示,美聯儲這一政策更像“空頭支票”,是一個為采取更多貨幣寬松政策而尋找的借口,也將為維持長時間的低利率提供政策。

              此外,分析師們指出,美股市場與美國經濟已經出現背離的現象。在流動性寬松的大背景之下,美股“瘋牛”泡沫已經出現。

              美聯儲政策發生調整

              在新冠病毒疫情暴發之前,美國失業率持續下滑至歷史低位。按照美聯儲傳統觀點,失業率下行一般會帶來明顯通貨膨脹,因此他們通常會采取先發制人的行動來阻止通脹。但是,鮑威爾的演講、美聯儲最新修訂的政策暗示著這一傳統思維的轉變。

              鮑威爾在演講中將當前形勢與40年前美聯儲所面對的情況進行了對比。40年前,時任美聯儲主席Paul Volcker為了抑制通貨膨脹,采取了一系列頗具爭議的加息措施。但是多年來,由于人口結構、技術等經濟基本面發生根本變化,美聯儲的注意力已經轉向通脹率過低的情況。

              鮑威爾稱,美聯儲政策調整表明了高通脹率似乎不再是經濟的最大威脅。即便失業率下降至低位,經濟依然可以實現強勁增長。

              自2008年金融危機結束以來,美聯儲一直在設法實現2%的通脹目標;但大部分時候,美國的通脹都低于這一水平。美聯儲官員們希望,新的做法將改變局面,在利率仍處于低位的情況下提高預期,并允許通脹上升。

              美聯儲也于當地時間8月27日對其“長期目標和貨幣政策戰略聲明”進行了相應的修訂。自2012年起,美聯儲通過該聲明為利率政策和整體經濟增長提供方法指引。

              根據該聲明,美聯儲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FOMC)將“尋求實現平均通脹率為2%的長期目標”。因此,“當通脹持續低于2%的時期時,適當的貨幣政策應試圖在一段時間內推動通脹率升至在2%以上”。

              資深金融專家李徽徽向記者表示,美聯儲采取“靈活形式的平均通脹目標制”主要由三個原因決定:第一,美國自3月底以來,利用激進的財政政策刺激經濟發展,公共負債也至今增長了3萬億美元左右,同時美聯儲也通過量化寬松實現擴表規模達到了3萬億美元左右,調整通脹目標制有利于維持低利率的水平,這也緩解了債務成本對于經濟增長的壓力;第二,美國最近的失業率數據為10.2%,仍處于高位,因此疫情后的就業率復蘇成為美聯儲最為關注的話題,所以中短期內通脹并不會成為經濟復蘇的障礙;第三,這次疫情所帶來的經濟下行與1979-87年的情形不一樣,無法通過加息抵御通脹上行以及經濟的強勁增長。“今年整體的經濟背景、產業鏈模式、社會格局等都不一樣,同時疫情防控所帶來的社交距離以及部分關閉經濟等也對通脹產生了抑制,所以美聯儲核心目標還是保障經濟重新開放,生產生活恢復正常。”

              MKM Partners首席市場策略師兼首席經濟學家Michael Darda表示,“美聯儲就像一束激光一樣,專注于支持經濟復蘇,并確保他們最終回到2%的通脹目標。”

              Darda稱,“如果通脹低于目標,他們不會僅僅因為認為勞動力市場吃緊就收緊政策。這可能是我們看到的最根本的變化。”

              除了對通脹的轉變,美聯儲還宣布了一項政策調整,以改變就業方式。

              聲明指出,FOMC強調就業最大化是一個具有廣泛基礎和包容性的目標,并稱美聯儲將尋求評估“就業率相對其最大值的缺口(shortfalls)”,并以此作為未來決定是否加息的參考。此處用“缺口”代替了原先的“偏差”(deviations)。

              鮑威爾表示,雖然這種轉變似乎只是空話,但意義重大。“這種變化可能看起來很微妙,但它反映了我們的觀點,即一個強勁的就業市場可以在不引發通脹爆發的情況下維持下去。”

              不過,鮑威爾表示,美聯儲不會為失業率設定具體目標,而是將允許條件決定其所認為的充分就業。鮑威爾還表示,美聯儲仍然相信,隨著時間的推移,2%的通脹率仍是合理的目標。

              低利率將成主旋律

              盡管鮑威爾沒有明確透露未來利率的政策,但是分析師們認為由于通脹率短期難以達到目標,因此中長期內維持低利率將是個趨勢。

              嘉信理財(Charles Schwab)固定收益部門負責人Kathy Jones表示,“目前,我們的失業率遠高于10%。短期內出現大幅通脹的可能性相當渺茫。無論政策是否改變,美聯儲都將在未來幾年保持零利率。”

              李徽徽指出,其實2008年金融危機至今,美聯儲從來沒有實現過2%的通脹目標。因此,在中短期內通脹率突破2%比較困難。不過,這樣將促使低利率水平將保持更長的時間,以彌補疫情之前通脹低迷的時期。

              東方證券首席經濟學家邵宇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時表示,采取“靈活形式的平均通脹目標制”只是為了采取更多寬松政策的一個借口。“長期來看,目前執行的利率區間無法達到通脹的目標。如果要達到通脹目標,那么需要進一步降息或者采取負利率。”

              交銀國際董事總經理、研究部負責人洪灝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美聯儲這一政策像是“空頭支票”,意味著將長期實行實際負利率,幫助就業復蘇。“美聯儲宣布容忍2%以上的通脹,只要長期平均通脹維持在2%,但過去28年只有一次通脹超過2.5%。這隱含意思是,在無法把基準利率變成負的情況下,如果通脹超越2%的目標,那么實際利率可以是非常的負的。目前我們看到的長端已經是負利率。”

              李徽徽預計,美聯儲將維持低利率和量化寬松的態勢到更長的時間,政策會偏鴿派,以支撐經濟的復蘇。“整體的貨幣政策轉向要到2022年底才會發生。”

              美股“瘋牛”泡沫已現

              在鮑威爾發表演講之后,美股27日再次集體小幅上揚,其中標普500指數在盤中首次短暫突破3500點,而道指也在盤中短暫收復今年所有跌幅。

              洪灝向記者表示,“這是歷史上最快的一次修復。而且從估值角度來看,它已經基本上到了歷史的頂部,其中成長股的估值已經遠遠超出2000年3月份互聯網泡沫時期的水平。因此,目前已經是一個瘋牛的泡沫。”

              邵宇也向記者強調,在美聯儲寬松政策刺激下,目前美股已經具備瘋牛的特征。

              美股屢創新高的同時,美國經濟仍恢復緩慢。美國商務部8月27日公布的修正數據顯示,今年第二季度美國國內生產總值(GDP)按年率計算下滑31.7%,比初值上調了1.2個百分點,初值為下滑32.9%,但仍創記錄以來最大季度降幅。就業市場也持續低迷。當地時間8月27日,美國勞工部宣布,在截至8月22日的一周中,首次申領失業救濟金的人數為100.6萬人,略高于市場預測的100萬人,連續兩周超過一百萬。

              另據The Conference Board調查,8月美國消費者信心指數為84.8,低于前值的91.7,連續兩個月出現下降,創2014年以來新低。

              牛津經濟研究院首席美國金融學家Kathy Bostjancic表示,消費者信心指數下降意味著面對仍然高發的病例以及就業機會放緩,消費者對經濟持續復蘇的看法變得越來越謹慎。

              顯然,美股與美國經濟已經出現背離的情況。邵宇向記者解釋稱,流動性寬松對經濟的刺激是非常有限的,但是對資本市場泡沫的助長比較明顯。“主要體現在資產價格的上升,因此美股上行是比較正常的。”

              洪灝也向記者強調,股市與經濟基本面完全沒有關系。即使經濟指標都呈下行趨勢,但是只要美聯儲“放水”,股市反而會上揚。

              展望美股未來的走勢,洪灝認為目前整個市場的倉位非常極端,建議投資者不要繼續進行高風險的操作。“我覺得大部分人都在賭11月份,但是如果所有人都這樣賭的話,那么這個事情一定會提前發生的。現在最好的做空方法是你等下跌時再進行操作。”

              邵宇指出,美國大選的結果將左右美股的走勢。“如果是拜登勝選,那么他可能對華爾街、大型科技公司都會采取更為嚴格的監管政策,也可能會對貨幣政策有一定的微調。這樣或對不斷創歷史新高的股市形成一個比較大的威脅。如果是特朗普連任,那么他會采取更多的流動性寬松政策,短期來看對經濟和股市有一定的拉動作用。”

              除了大選之外,疫情的發展也會成為一個重要因素。亞特蘭大聯儲前主席Dennis Lockhart警告稱,美國經濟看起來將在本季度從前三個月的深度衰退中反彈,但如果新冠病毒疫情沒有得到很好的控制,美國經濟可能出現“雙底”衰退,即經濟在短暫復蘇后回到衰退時期。“如果對病毒的控制出現問題,出現更多的連鎖反應。那么我們有可能出現二次衰退。”

               返回21經濟首頁>>

              分享到:
              相關新聞
              黄色电影免费片网站大全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新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