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9rj9r"><form id="9rj9r"><th id="9rj9r"></th></form></form>

          <address id="9rj9r"></address>
            <address id="9rj9r"></address>

              首頁 > 宏觀 > 正文

              疫情未了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因病辭任 “后安倍時代”的日本何去何從?

              2020年08月29日  07:00  21世紀經濟報道  姚瑤 

              如果說第一個任期太短而來不及發揮,那么在暌違政壇近六年后的2012年末,安倍帶著“安倍經濟學”重返日本政壇最高位,做出了一番成績,成功讓日本經濟逐步走出“通縮心態”,重回正增長的軌道。

              “7年又8個月,為了出成績我傾盡全力,但仍存在不少的問題。盡管還有很多的政策待實現,但不能讓我個人的健康狀況和治療耽誤政治決策。對于辭任一事,我對國民致以誠摯的歉意。”當地時間8月28日傍晚五時,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準時步入了首相官邸的新聞發布會現場,正式宣布了自己辭任的消息,安倍的任期原定于2021年9月結束。

              “辭任的消息已有傳聞,但沒想到來得這么快。”(日本)亞洲成長研究所(AGI)副所長兼研究部長戴二彪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

              在盤中消息傳出后,一時之間避險情緒飆升,日經225指數直線跳水,跌幅一度擴大至2.5%,最終收低1.4%。美元兌日元短線下挫60個基點,刷新日內新低106.11。

              在疫情沖擊下,可以說全球領導人都面臨著職業生涯中最具考驗性的時刻,對于安倍來說更是挑戰重重。第二波疫情暴發、經濟陷入衰退、支持率持續下滑,更糟糕的是安倍的身體又亮起了紅燈。“在疫情之中我提出辭任,對此我對國民表示誠摯的歉意。”安倍在8月28日的發布會上說。

              8月28日,在外交部例行記者會上,有記者就日本媒體報道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基本決定辭職一事提問。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表示,我們注意到有關報道,這是日本的內部事務,我們不作評論。中日兩國互為近鄰,中方愿與日方一道,繼續推動中日關系發展。

              突如其來的疫情抹去增長

              如果說第一個任期太短而來不及發揮,那么在暌違政壇近六年后的2012年末,安倍帶著“安倍經濟學”重返日本政壇最高位,做出了一番成績,成功讓日本經濟逐步走出“通縮心態”,重回正增長的軌道。

              但2020年突如其來的新冠疫情,幾乎抹去日本自“安倍經濟學”實施以來的所有增長。

              截至今年二季度,日本經濟已連續三個季度負增長;過去四個季度實際GDP的總規模縮水至485萬億日元(約合4.85萬億美元),為2011年二季度以來的最低水平。這也意味著,安倍在2012年推出的“安倍經濟學”的所有增長幾乎都被抹去。

              “二季度因為疫情影響經濟遭遇停擺,全球的經濟數據都很難看,這并非日本經濟本身出了問題,只能說是對‘安倍經濟學’的一個巨大沖擊,但不能一筆抹去其成果。”姜躍春說。

              在進入三季度后,日本各界寄希望于經濟能夠盡快重返正軌,但事與愿違的是,日本疫情從6月底、7月初開始持續性地大幅反彈。由于抗疫不力,安倍支持率持續下滑。根據8月23日的最新民調,安倍內閣的支持率下滑至36%,是安倍再度執政后第二低的支持率數據。

              “從發達國家橫向比較來看,日本新冠肺炎感染和死亡率都是較低的,日本政府的抗疫風格一直以來都比較溫和。但還是受到了日本社會的批評,尤其是第二波疫情的反彈,民意對于第二波的應對決策有諸多批評。”上海對外經貿大學日本經濟研究中心主任陳子雷對21世紀經濟報道表示。

              還有分析指出,疫情之下的經濟重挫并非安倍政府的經濟政策失效。為促進個人消費,日本政府還向每個民眾派發10萬日元的現金,具有一定的積極意義。

              “安倍經濟學”將日本拉回成長軌道

              在2012年末,安倍帶著“安倍經濟學”重返日本政壇最高位,第一階段的“安倍經濟學”(2013-2015年)分為大膽的金融寬松政策、積極靈活的財政政策和放寬管制、促進民間投資的成長戰略。直接效果是日元兩年內貶值20%,汽車等出口型企業業績顯著好轉,眾多出口企業占據的日經225指數也顯著上漲,日經225指數從2012年的萬點以下,一路上漲目前已重返兩萬點上方。

              在2015年9月份,安倍晉三推出了“新三支箭”,包括萌生希望的強勁經濟、編織夢想的生育支援及安心的社會保障。“新三支箭”更為重視解決結構性問題,比如女性總和生育率已止跌回升到1.4人左右。有分析指出,“安倍經濟學”一定程度上活化了股市和不動產市場,提振了大企業的出口,入境海外游客數量大增,把日本從負增長邊緣拉回了成長的軌道,并創出了二戰后最長的經濟增長紀錄。

              除了大規模貨幣寬松政策之外,安倍在任期間還成功上調了消費稅,幫助日本在財政健全化的道路上邁出了一步。

              但日本經濟也有很多“安倍經濟學”無能為力的問題。

              “日本經濟有很深刻的結構性問題,比如說老齡化、少子化,這單單靠‘安倍經濟學’是解決不了的。”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世界經濟研究所所長姜躍春對21世紀經濟報道表示。

              據日本總務省今年4月14日公布的數據顯示,初步估算,2019年(數據截至2019年10月1日)日本總人口(包括外國人)約為1.26億,比2018年減少27.6萬人,連續9年減少,跌幅為1950年以來最大。

              “日本作為一個發達國家,其潛在的增速也就是1-2%左右,在經濟層面安倍已經盡力了,不算很漂亮的成績,但也可以算合格了。”戴二彪說。

              “后安倍時代”的日本何去何從

              除了本土經濟外,安倍在任期間達成的外部經貿合作也是可圈可點。

              2018年10月25日,安倍作為日本首相時隔7年后首度訪華,中日雙方達成12點共識并簽署了52份合作協議,雙方同意加強在“一帶一路”開展第三方合作。

              安倍在任期間,日美達成了第一階段的貿易協定,暫時躲過了美國加征關稅的“大棒”。此外,日本與歐盟簽署的經濟伙伴關系協定(EPA)于2019年2月1日起正式生效,相關分析指出,在全球貿易保護主義抬頭背景下,日歐EPA具有重要的政策宣示意義。

              “提振經濟是安倍獲取本土民意支持的一大重要手段,理順外部關系來得到外部的支持,兩方面將為他的修憲目標鋪平道路。安倍一直想通過修憲讓日本成為一個正常的、獨立的國家。”戴二彪說。

              “安倍的一大政治理想就是修憲,希望日本實現大國外交,也就是‘地球儀’外交。”姜躍春說。

              隨著安倍的辭任,誰來接替他的位置成為了新焦點。

              日本執政黨自民黨將在9月舉行總裁選舉,鑒于當前自民黨占據國會多數議席的情況下,屆時選舉出的新黨首將成為安倍的接任者,目前自民黨政調會長岸田文雄、干事長石破茂及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等為繼任者的有力人選。

              有力人選之一的菅義偉,一直以來以內閣官房長官的身份擔任安倍內閣政策制定、發布的角色,外界認為其能夠比較穩定地繼承安倍的政策。但其本人多次在公開場合表示對權力最高位沒有興趣。

              “菅義偉和岸田文雄應該都能秉承安倍的政策,但菅義偉在自民黨內部較為獨立,沒有派系的支持。”陳子雷說。

              63歲的前外務大臣現自民黨政調會長岸田文雄曾被安倍“內定”為接班人,在自民黨內部也有相當高的支持度。

              而另一有力人選石破茂曾多次在公開場合質疑和批判安倍政府。今年61歲的石破茂,曾擔任過日本防衛大臣、農林水產大臣、地方創生擔當大臣等要職。

              “在自民黨內部,岸田文雄的呼聲很高,但其缺乏一些個人表現力,因此民意支持并不高。石破茂剛好相反,民間人氣很高,但在自民黨內部的支持度弱于前者。”姜躍春說。

              在一項6月關于下任日本首相最合適人選的媒體民調中,石破茂的支持率為23.6%,比排在第二位的安倍(14.2%)高出了9.4個百分點。

              在8月28日的發布會現場,針對繼任者的提問,安倍表示自己不方便回答,僅表示在任命下一任首相之前,他將繼續履行職責直到最后一刻。

              “全球投資者將從政策連續性的角度關注日本政局發展,尤其是圍繞‘安倍經濟學’的問題。在后安倍時代,疑慮重重的前景令市場下意識進入拋售日本資產模式。不過,一旦全球投資者對日本政策前景有了更切實的了解,那么領導人換屆引發的市場動蕩可能會告一段落。”FXTM富拓市場分析師陳忠漢分析稱。

               返回21經濟首頁>>

              分享到:
              相關新聞
              黄色电影免费片网站大全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新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