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9rj9r"><form id="9rj9r"><th id="9rj9r"></th></form></form>

          <address id="9rj9r"></address>
            <address id="9rj9r"></address>

              首頁 > 金融 > 正文

              多個區縣城投 公開發行定融產品融資 背后兩大風險不可忽視

              2020年07月23日  07:00  21世紀經濟報道  楊志錦 

              一些城投定融產品正通過微信公號、傳單推介等方式走向個人投資者。

              一些城投定融產品正通過微信公號、傳單推介等方式走向個人投資者。

              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梳理,這類定融產品對外推介名稱中一般有“政府平臺債”、“定融計劃”、“債權資產”等字眼,融資主體一般為區縣、縣級市、開發區(以下簡稱區縣級)平臺公司,收益率在10%左右,融資主體以中西部區縣城投居多。

              另據記者采訪了解,區縣城投通過定融方式融資主要因為上半年地方財政收入吃緊。這類融資存在兩大風險:一是定融產品是私募產品,公開推介存在合規嫌疑;二是部分產品可能新增隱性債務。

              區縣城投定融產品屢屢出現

              今年上半年貨幣政策寬松,作為優質主體的城投公司融資狀況明顯好轉——貸款規模大幅增加;城投債上半年發行規模達2.13萬億元,創出歷史新高。但是并非所有城投公司的融資都出現改善,一些區縣城投仍面臨資金壓力。

              在此背景下,這些城投不得不選擇高成本的非標方式融資。而信托、私募等方式對融資主體要求相對較高,定向融資計劃就成為很多區縣融資平臺的首選。“資質好的,就找信托公司來做;略差的,就找租賃公司;再不行就找定融。”一家資產管理公司高管直言。

              比如,今年6月下旬一款名叫“張家口城改投資2020債權資產”的產品發售。該產品融資人為張家口城改投資公司,擔保人為張家口經開建設發展公司,募集資金主要用于補充發行人流動資金。該產品年化收益率達到7%,期限為兩年,備案機構為天津金融資產交易所。“目前還在發售,還有額度。”7月22日, 張家口城改投資公司有關人士證實。

              工商登記信息顯示,張家口城改投資公司注冊資本2億,由張家口經開建設發展公司100%持股,而后者則由張家口經開區財政局全資持股。換言之,兩個公司均為當地融資平臺公司,兩公司均未有評級。

              “政信信托的交易主體通常是AA平臺融資、AA平臺擔保。政府定融最多一個AA平臺擔保,甚至沒有AA主體參與融資。”滬上某信托公司政信業務人士表示,“定融的交易主體弱化。”

              無獨有偶。“都江堰市2020政府平臺債”也是一款類似的產品。該產品融資方為都江堰市工業集中發展建設投資公司,擔保方為都江堰興市集團公司。該產品擬募資規模為5000萬,主要用于當地安置房項目建設。

              與信托、私募基金由專業管理人管理產品不同,定融主要在金交所備案。而金交所是資產交易平臺,更側重于交易通道:合格投資者直接借錢給發行方,因此定融計劃的安全性取決于發行方的資信情況和增信方的擔保能力,因此要求融資主體辦理抵質押相關風控措施。

              前述都江堰產品中,兩個公司均為都江堰當地融資平臺,不過后者為AA平臺。這款產品風控措施中,還引入融資方對地方政府的應收賬款進行質押擔保。“引入當地資質更強的平臺擔保是定融的慣用手段。在監管部門明令禁止地方政府以財政收入或信用為城投平臺提供擔保后,城投公司之間相互擔保的現象多了起來。”前述滬上某信托公司政信業務人士稱。

              在都江堰發售的這一款產品中,其期限為兩年,最高收益率可達11%。具體而言,認購金額10萬元以下,預期年化收益率為9.5%;600萬以上,預期年化收益率為11%;認購規模10萬至600萬之間,年化收益率9.8%-10.6%不等。

              上述產品并非孤例。據記者檢索,這類定融產品對外推介名稱中一般有“政府平臺債”“定融計劃”“債權資產”等字眼,融資主體一般為區縣級平臺公司,收益率一般在7%-11%之間。從區域上看,中西部區縣城投發定融產品的案例較多。

              西部省份某地市債務辦人士表示,今年有的地方財政比較困難,區縣級平臺公司只能靠自己想辦法,發定融成為融資方式之一。

              “AA城投要好一些,至少可以發債。”云南一區縣城投公司總經理直言,“但我們夠不上AA評級,沒資格發債。雖然各商業銀行都有置換的任務,但大多要求有抵押品,而我們沒有抵押物,置換也做不起來,資金鏈比較緊張。”

              財政部數據顯示,上半年地方一般公共預算本級收入51829億元,同比下降7.9%;地方政府性基金預算本級收入29888億元,同比增長0.3%,增速相比去年同期亦大幅下降。

              兩大風險

              在銷售路徑上,這些定融產品通過傳單或者公號推送的方式進行。“張家口城改投資2020債權資產”這款產品在張家口經開區官方公號上進行宣傳。6月下旬,公眾號“經開發布”(張家口經開區宣傳部公號)發布《經開區政府平臺債火熱發行,年化收益率高達7%!》的文章,對前述產品進行推介。

              理論上,定融業務屬于私募性質。合格投資者只有先注冊成為金交所會員,且風險測評結果與產品的風險級別相匹配后才能對產品進行認購和受讓。同一款定融的投資者人數合計不得超過200人。

              一些市場人士認為,金交所備案的定融產品,定性為私募債。而私募債是不能公開募集的,一般定向非公開發行。通過傳單或者公號等方式進行公開宣傳、募集存在一定的合規嫌疑。

              此外,一些定融產品可能新增隱性債務。西部省份某地市債務辦人士表示,這類產品形成的債務是否屬于隱性債務,需要具體看資金用途和還款來源。如果資金用于經營性項目,還款資金來源于項目收益,就不是隱性債務。如果用于政府性投資項目,同時還款來源是財政資金或者財政擔保,就屬于隱性債務。

              “張家口城改投資2020債權資產”宣傳材料談到產品優勢時稱,一是地方政府信用擔保。“說白了,就是國企為當地政府借錢投資項目建設,當地政府來做信用背書。一旦出現不理想的情況,當地政府會動用財政收入、出售資產等各種方式,保證普通投資者順利如期拿到本金和利息。”推介材料直言。這就將產品的本息兌付與政府信用綁定。

              江浙地區某債務辦人士坦言,產品宣傳上總有點夸大的成分,還是應該以實際情況判斷。“如果實際償債資金來源于政府資金,這些錢又是用在政府投資項目上,十有八九可以認定為新增隱性債務。”該人士表示,“如果用于償還存量隱性債務,這筆債務也是隱性債務,但不計入新增,相當于置換了。”

              所謂隱性債務,是指地方政府在法定政府債務限額之外直接或者承諾以財政資金償還以及違法提供擔保等方式舉借的債務。監管部門要求,自2017年7月14日第五次全國金融工作會議之后不得新增隱性債務。

               返回21經濟首頁>>

              分享到:
              相關新聞
              黄色电影免费片网站大全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新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