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9rj9r"><form id="9rj9r"><th id="9rj9r"></th></form></form>

          <address id="9rj9r"></address>
            <address id="9rj9r"></address>

              首頁 > 宏觀 > 正文

              政策加碼、民企入局 地方新基建“加速跑”

              2020年04月04日  07:00   21世紀經濟報道   李振  

              “新基建”并非簡單意義上的拉動投資,而更在于幫助傳統產業盡快實現數字化、智能化轉型升級,創造出更多新消費、新制造和新服務等動能。

              3月29日上午,廣州開發區內響起隆隆的機器聲,24個重點項目同時開工。京信通信投資建設的京信5G AAU配套天線和介質濾波器智能工廠項目也在當天投試產。

              作為開發區內5G產業化和生產數字化協同的領軍企業之一,京信通信今年一季度加大了其在5G介質濾波器、5G天線上的生產,投資超5億元布局5G通訊網絡建設系統的關鍵射頻部件平臺。

              在受訪人士看來,重大項目集中開工往往是區域產業轉型的縮影,可從中窺見其經濟發展的新方向。京信通信項目只是廣州開發區加碼“新基建”的一個縮影,僅當天集中投試產的項目中就包含了8個“新基建”項目,占比達到33%。

              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不完全梳理,決策層在20天內4次提及“新基建”,包括福建、廣東、浙江、江蘇、安徽等多地“新基建”項目庫相繼出爐,廣東、浙江、江蘇、海南等省份更是出臺專門的“新基建”政策。

              搶占“新基建”先機

              此次疫情期間,“新基建”一度被看作穩增長的“抓手”。恒大研究院院長任澤平撰文指出,“新基建”作為新的投資領域,是兼顧短期刺激有效需求和長期增加有效供給的最佳結合點,是中國經濟跨越中等收入陷阱、邁向高質量發展、創新發展的大國重器。

              如是金融研究院院長管清友也表示,基建增速每提升1個百分點,就會拉動GDP增速0.1個百分點左右。“今年要實現5%-6%的經濟發展目標,基建增速至少要達到10%,因此政策重心會偏向穩增長型的新基建。”

              在此背景下,各地更是提前布局“新基建”。

              3月26日,山東省發改委發布《濟青煙國際招商產業園建設行動方案(2020-2025年)》,提出重點布局建設一批5G、物聯網、云服務等“新基建”項目,爭取國家專項債券、新舊動能轉換基金支持。

              3月29日,廣州開發區更是率先推出針對“新基建”的產業政策“新基建10條”,提出3年投入1億元,培育一批操作系統、數據庫等方面的領軍企業,重點對“新基建”高端項目和人才予以扶持。

              除此之外,不少地區更是在2020年重點項目中將“新基建”作為拉動地區產業發展的“催化劑”。

              以江蘇為例,其在《關于2020年省重大項目編制和推進情況》中提出,今年計劃實施的220個省級重大項目中,就有20個項目涵蓋網絡通信、人工智能、新能源、光電產品研發等,與5G相關的投資項目預計達160億元。

              而在河南省發布的980個重大項目中,以數字經濟、先進制造業為核心的產業轉型發展類項目高達674項,傳統基建項目僅116項。

              廣東省將基礎設施建設投資聚焦于城際軌道、5G通信等,同時對新能源、特高壓、大數據也進行了部署。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還注意到,民間資本也紛紛入局搶占產業先機。在浙江、江蘇等面向“新基建”方向集中開工的重大項目中,浙江537個重大項目中,民間投資項目402個,占到了總投資額的74.86%;而江蘇130個產業項目中,民資項目73個,占比超過56%。

              佳都科技CEO劉偉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新基建”廣涉七大領域、多個行業、多個產業鏈,激發民企參與“新基建”有利于細化各新興產業的分工,并形成完整的產業鏈。“特別是,很多民營高科技企業掌握核心技術,擁有雄厚的資本實力,能為‘新基建’提供有力補充。”

              助跑傳統產業數字化升級

              多位受訪者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實際上“新基建”并非簡單意義上的拉動投資,而更在于幫助傳統產業盡快實現數字化、智能化轉型升級,創造出更多新消費、新制造和新服務等動能。

              以工業互聯網為例,其通過升級生產模式、強化供應鏈掌控力、提升融資能力以及共享研發資源等賦能中小企業,助跑中小企業最終實現數字化升級。

              廣東龍芯中科電子科技有限公司(下稱“龍芯”)總經理江山表示,“新基建”可以推動傳統產業實現數字化升級,升級后的產業反過來又能反哺“新基建”的推進,形成良性循環。

              他拿龍芯舉例稱,芯片處理器是信息領域的關鍵核心技術,龍芯可以為5G及數據中心設計芯片,“新基建”政策在帶動龍芯業務量激增的同時,龍芯作為上游企業也在向廣東的產業提供芯片支撐。

              近日,由卡爾蔡司投資建設的光學工業4.0健康視光產業生態圈項目也進入投試產階段。卡爾蔡司光學集團中國區總裁彭偉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卡爾蔡司在廣州開發區的“新基建”項目,并非簡單以擴大產能為目的,而是以工業4.0為基礎,推動原來生產方式轉型升級。彭偉認為,“新基建”可以培育更多的新業態、新模式。

              飛騰信息技術有限公司(下稱“飛騰”)華南基地籌備組負責人吳衛華也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新基建”的核心是數字化,而飛騰主要做芯片設計,是實現數字化的基礎。云計算、人工智能、大數據、物聯網等都離不開芯片。

              “因此,‘新基建’ 對芯片的需求量會是一個乘數級的增長。但中國目前仍需要從國外大批量進口芯片。”吳衛華說,飛騰之所以選擇落地廣州,正是看中了廣東產業集聚的優勢。

              吳衛華介紹稱,飛騰落地廣州的一項重要任務即在此建立飛騰全國嵌入式研發中心,為不同行業及企業提供芯片適配服務。

              但受訪者坦言,在各地加碼“新基建”過程中,要避免產生“羊群效應”,應該從市場需求出發、找準著力點。

              吳衛華認為,當前在芯片設計環節最棘手的問題就是缺少相關人才,“真正愿意10年磨一劍敲代碼的人才很少”,飛騰就是要針對廣東的產業與高校共建人才培養中心。

              劉偉認為,“當前不少民營企業在運營中存在融資難、融資貴等難題,民間資本即使進入一些基建領域仍處于弱勢。此時尤其需要打破‘玻璃門’‘彈簧門’,引入民營企業、民間資本參與。”

               返回21經濟首頁>>

              分享到:
              相關新聞
              黄色电影免费片网站大全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新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