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9rj9r"><form id="9rj9r"><th id="9rj9r"></th></form></form>

          <address id="9rj9r"></address>
            <address id="9rj9r"></address>

              首頁 > 商業 > 正文

              疫情下跨國藥企一季報:羅氏捧起營收冠軍 臨床試驗普遍延期

              2020年04月30日  07:00  21世紀經濟報道  盧杉 

              與疫情藥物相關的制藥企業有直接獲益,如吉利德、再生元等;由于疫情使得長期客戶增長、部分患者用藥轉換為長處方的改變,也間接帶動了業績增長。

              全球疫情之下,處于抗疫中心的醫藥健康被認為是受影響最小的行業之一,甚至在一定程度上有所獲益。2020年的前四個月,除了讓業務努力回歸正軌,制藥業還承擔著尋找遏制新冠肺炎(COVID-19)大流行的治療藥物、開發疫苗、保證常規用藥的責任。

              一季度大型制藥公司的業績和股票漲跌對應著行業動態和市場預期。一方面,從已發布2020年一季度財報的公司表現來看,跨國藥企的營收增長依舊,增幅上兩位數的也不少,羅氏更超越以往的“老大哥”輝瑞,拿下銷售冠軍。另一方面,經濟增長放緩情況下,全球排名前20位的創新制藥公司中,大多數市值在第一季度有所下降,總體下滑近8%。

              與疫情藥物相關的制藥企業有直接獲益,如吉利德、再生元等;由于疫情使得長期客戶增長、部分患者用藥轉換為長處方的改變,也間接帶動了業績增長。世界各地政府和企業都投入了大量時間、資源和資金尋找治療方法,有能力在此時加入藥物或疫苗“競賽”的大型和創新企業也可能會有長期獲益。

              但疫情帶來的次生影響也在顯現,由于醫療機構的停止常規就診和入院,臨床試驗的延遲成為疫情次生影響。如何布局接下來的藥物開發和上市,是制藥企業們下一步要思考的問題。

              座次更迭

              截至4月29日,在已發布2020年一季度業績的跨國藥企中,羅氏以152億美元、同比增長7%奪得冠軍,超越了往年的“霸主”輝瑞。不出意外,一季度前三名分別為羅氏、諾華和默沙東,輝瑞跌至第四名。

              羅氏方面稱,新冠肺炎疫情在一些市場造成波動,但對其一季度的業績影響有限,羅氏全球藥物和檢測供應鏈保持正常。用于檢測新型冠狀病毒的Cobas SARS-CoV-2檢測獲得FDA緊急使用授權,產能大幅提升。羅氏的托珠單抗也加入針對新冠肺炎治療的臨床試驗大軍中,羅氏預期將于初夏公布研究結果,并同時提升其產能。

              同來自瑞士的另一家大藥廠諾華一季度凈銷售額為122.83億美元,增長11%;中國市場銷售額增長18%,達6.22億美元。主要增長動力來自于各大創新藥,包括Entresto 5.69億美元(增長62%),Zolgensma 1.7億美元,Cosentyx 9.3億美元(增長19%)等。仿制藥業務部山德士營收25.28億美元,其增長主要來源于新冠肺炎疫情相關藥物的長期采購影響。

              諾華稱一季度疫情并未對財務產生重大影響,“COVID-19確實導致增加了遠期購買客戶,一些患者填寫了較長的處方藥期限時間。”同時諾華發起了羥氯喹針對新冠肺炎的大型臨床試驗,此前其宣布在全球捐贈1.3億劑羥氯喹藥物以抗擊疫情。除羥氯喹外,跟諾華有關的藥物,由研究者發起的使用蘆可替尼、卡那奴單抗、甲磺酸伊馬替尼、司庫奇尤單抗、羥氯喹和纈沙坦治療新冠肺炎的相關臨床研究的試驗申請已獲得批準。

              輝瑞在一季度成為少數營收下滑的大藥企。2020年一季度輝瑞收入120億美元,下滑8%。其生物制藥業務增長11%,但成熟藥物(Upjohn)業務大幅下滑37%拖累了總體業務。輝瑞強調,除了仿制藥競爭導致Lyrica在美國的銷量下降,中國市場由于未參與帶量采購,立普妥和Norvasc銷量大幅下滑。

              另一家受帶量采購影響較大的是賽諾菲,一季度財報再次強調了由于帶量采購導致波立維和安博諾在中國銷售額的下滑,中國市場營收下滑14.4%,但中標后的放量環比已經有所改善。但創新藥物如Dupixent不受疫情影響,其銷售額增長129.8%,至7.76億。

              賽諾菲也已承諾向全球50個國家捐贈1億劑羥氯喹,并有望在未來幾個月內進一步提高產量。同時作為疫苗巨頭,4月14日,賽諾菲和葛蘭素史克(GSK)宣布合作開發COVID-19疫苗,賽諾菲提供其S蛋白COVID-19抗原,該抗原基于重組DNA技術;GSK將貢獻佐劑技術。雙方計劃在2020年下半年開始進行I期臨床試驗。

              榜單上另外兩家增幅較大的是阿斯利康和禮來。阿斯利康一季度總收入增長16%達到63.54億美元,新藥業績增長了47%達到29.86億美元;中國市場增長14%達到14.16億美元,僅次于美國20.91億美元,高于歐洲12.04億美元。

              禮來一季度營收58.6億美元,同比增長15%。禮來稱2020年第一季度的全球銷量增長受到COVID-19大流行引起的客戶購買模式和患者處方趨勢增加的有利影響,COVID-19大流行使全球收入增加了大約2.5億美元。

              次生影響

              即使業績增長依舊,制藥企業也躲不開全球經濟受疫情影響下滑的大勢。根據GlobalData統計,2020年第一季度按市值排名的前20名全球創新制藥公司中,市值下降的有13家制藥公司,其中拜耳的季度環比下降超過25%,其次是GSK、安進、輝瑞、百時美施貴寶和默沙東,市值下降幅度均超過15%,總體下降達7.9%。

              強生繼續保持頭把交椅,盡管其市值季度環比下降10%。GlobalData藥品和商業基礎知識高級總監Peter Shapiro評論說,“由于這些公司的長期增長,這些逆轉似乎是戲劇性的;但是與其他行業相比,COVID-19疫情對制藥業的影響很小。”

              再生元(Regeneron Pharmaceuticals)和吉利德(Gilead Sciences)是僅有的市值增長超過10%的公司。由于類風濕性關節炎藥物Sarilumab對于新冠肺炎潛在作用,再生元大漲32.5%,但開發該藥物的另一方賽諾菲在一季度市值卻下滑超過10%。由于擁有瑞德西韋,吉利德市值增長了14.5%,但該藥物的實際作用仍是未知。

              除了資本市場波動,一季度各大公司的臨床試驗也受到了影響。3月23日,禮來成為第一個宣布暫停和延遲大多數臨床研究的跨國藥企。輝瑞也在3月下旬暫停了某些正在進行的臨床研究,并推遲了大多數新研究的開始,預計在4月下旬將開始重新啟動招募工作。

              這對制藥和CDMO企業都會有不同程度的影響,一是醫院沒有病人能夠入組,二是CRO企業是按階段付錢,臨床暫停導致企業收益肯定也要延遲。據Evaluate Vantage測算,估計將會有315項研究受影響而延遲,這些研究原定將于今年年底到期,涉及172104個受試者,涉及金額可能高達200億美元。

              但從中國的統計數字中看,由于疫情好轉,數據已經在回升。

              4月29日,藥明康德發布一季度財報,營收31.88億元,同比增長15.1%。藥明康德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李革表示,“2019冠狀病毒肺炎疫情使公司武漢研發中心延遲復工近2個月,并對公司中國地區臨床試驗服務業務造成影響。目前,中國的研發生產基地已經全面復工,預計第二季度將表現卓越。由于COVID-19在美國的蔓延趨勢,第二季度在美國的業務會受到一定的影響。”

              在審批方面,IQVIA對3月28日至4月2日期間處方藥銷售量排名前20位的藥企及其他較小規模公司的公告進行了研究,有不到一半的公司宣布其臨床試驗受到疫情的負面影響,多數企業已宣布新臨床試驗將延遲啟動。

              創新藥的審批取決于藥企與監管機構(尤其是FDA和EMA)之間的常規互動和指導工作。在疫情蔓延全球的幾個月內,由于精力分至疫情相關藥物和疫苗,其他產品的審批和上市都有可能放緩。

              世界各國政府為COVID-19的治療方法投入了大量時間和資源,但可能大部分費用將落在生物制藥公司身上。疫苗投入可能超過20億美元;EvaluatePharma認為多項瑞德西韋的III期臨床試驗可能是目前最昂貴的投資,這些試驗可能會要花掉吉利德約1.5億美元。吉利德當然也負擔得起,如果瑞德西韋真的有效,其商業回報可能是巨大的。作為參照,羅氏旗下達菲臨床開發總成本估計為3億美元,自1999年上市以來累計銷售額為159億美元,在2014年達到頂峰,超過了10億美元。

               返回21經濟首頁>>

              分享到:
              相關新聞
              黄色电影免费片网站大全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新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