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9rj9r"><form id="9rj9r"><th id="9rj9r"></th></form></form>

          <address id="9rj9r"></address>
            <address id="9rj9r"></address>

              首頁 > 金融 > 正文

              對沖基金遭遇單季330億美元撤資 大獎章基金引來利益輸送質疑

              2020年04月25日  07:00  21世紀經濟報道  陳植 

              “在一季度撤離的330億美元資金里,約60%是不滿對沖基金糟糕的業績表現,約40%則是受到美元荒的沖擊被迫離場。”

              新冠肺炎疫情國際全球擴散導致金融市場劇烈動蕩,令一向以風險對沖為豪的對沖基金遭遇前所未有的贖回壓力。

              對沖基金研究機構Hedge Fund Research Inc.(HFR)發布最新報告指出,今年一季度投資者從對沖基金凈贖回逾330億美元,創下2009年第二季度以來的單季贖回規模最高值。

              HFR總裁Kenneth Heinz指出,盡管對沖基金擁有較高的風險對沖能力,但疫情擴散所帶來的全球經濟發展不確定性與極高的資產價格波動性,令投資者風險容忍度降至歷史低點,最終釀成了次貸危機以來的最大規模季度資金贖回。

              記者注意到,不只是對沖基金,連全球知名債券基金也遭遇極其兇猛的資金撤離潮。

              晨星數據顯示,僅3月份,全球最大債券基金——太平洋投資管理公司(Pimco)和阿貝特勛爵(Lord Abbett)凈贖回額分別達到270億美元與130億美元,相當于兩家大型債券基金總資產的6.7%與7.6%。與此同時,全球大型資管機構富達(Fidelity)與先鋒(Vanguard)也分別遭遇390億美元與370億美元的資金贖回。

              “這背后,是3月美元荒的溢出效應在發酵。”National Alliance Securities全球投資業務負責人Andrew Brenner向記者分析說。

              資金大舉外流

              在Andrew Brenner看來,一度對沖基金遭遇2009年第二季度以來的單季最大贖回規模,與橋水基金遭遇業績滑鐵盧存在密切關系。

              “由于橋水旗下多只旗艦基金產品一季度巨虧18%-20%,令眾多投資者意識到對沖基金標榜的風險對沖策略未必能抵御疫情擴散所引發的金融市場劇烈動蕩,紛紛選擇贖回避險。”他分析說。此外,3月美元荒狀況出現,加劇了資金撤離潮——在3月幾乎所有資產遭遇劇烈下跌后,越來越多長期投資機構決定從對沖基金贖回資金填補其他投資組合資金缺口,這在2008年次貸危機爆發期間都不曾出現。

              他認為,在一季度撤離的330億美元資金里,約60%是不滿對沖基金糟糕的業績表現,約40%則是受到美元荒的沖擊被迫離場。其結果是眾多對沖基金的投資策略變得步履蹣跚——在3月大量資產類別價格大跌后,一些對沖基金看到部分資產估值被低估,卻苦于沒有足夠資金開展投資。

              更糟糕的是,在無奈拋售部分優質資產籌資度過3月贖回潮后,不少對沖基金發現其出資人(LP)鑒于疫情持續擴散與實體經濟全面衰退而秉持現金為王的策略,打算在下一個申購贖回日繼續撤離資金,因此他們非但無法開展新的投資,還得繼續拋售資產應對下一輪贖回潮。

              相比對沖基金的尷尬處境,全球知名債券基金日子也不好過。今年一季度,太平洋投資管理公司(Pimco)和阿貝特勛爵(Lord Abbett)凈贖回額分別高達270億美元與130億美元。

              一家華爾街大型債券投資基金經理向記者分析說,具有避險投資屬性的債券基金此次也難逃前所未有的資金贖回潮,主要基于四大原因,一是3月美元荒狀況出現,導致大量投資者優先選擇從流動性最高的債券基金ETF撤資救急,比如貝萊德(BlackRock)旗下iShares交易所交易基金(ETF)在一季度出現逾170億歐元資金外流;二是不少投資者擔心各國大量企業破產導致相關企業債面臨違約風險,紛紛提前撤離債券基金避險;三是主要經濟體央行大幅降息令負利率債券規模日益增加,令他們擔心債券基金收益率隨之下滑;四是主要經濟體在大幅度舉債出臺刺激經濟計劃后,一些投資者開始擔心部分國家將會遭遇新的債務危機,導致相關區域債券出現連鎖性大跌。

              大獎章基金遇“利益輸送”爭議

              在疫情擴散與金融市場劇烈動蕩觸發大量對沖基金業績慘淡之際,市場永遠不缺乏“逆行者”。

              比如有“量化基金之王”之稱的西蒙斯所管理的文藝復興科技旗下大獎章基金(Medallion)今年以來實現24%凈回報,尤其在金融市場劇烈下跌的3月,這只基金逆勢獲得9.9%投資正收益。

              “其實,大獎章基金逆勢實現高回報,并不令人意外。”一位華爾街對沖基金經理向記者指出。原因是西蒙斯的量化投資策略別具一格,擅于通過大數據分析另辟蹊徑,構建與傳統對沖基金截然不同的投資模型與投資邏輯博取高回報,在2008年次貸危機爆發期間,大獎章基金就憑借“沒人看得懂”的投資策略實現80%正回報。

              然而,大獎章基金的高回報,卻引發投資者不少的爭議。一是大獎章基金只向文藝復興科技員工與極少數老客戶開放,二是文藝復興科技旗下另外兩只對外部投資者開放的子基金——文藝復興機構股票基金(RIEF,Renaissance Institutional Equities Fund)與文藝復興機構多元阿爾法基金(RIDA,Renaissance Institutional Diversified Alpha)業績相當慘淡,其中文藝復興機構股票基金今年以來虧損約10.4%。

              這令不少投資者質疑文藝復興科技內部存在利益輸送——讓后兩只基金為內部員工認購的大獎章基金高回報“買單”。

              一位熟悉文藝復興科技量化投資策略的華爾街資管機構交易員向記者坦言,事實上,連文藝復興科技的員工也不知道基金的賺錢邏輯與具體投資策略,因為這家機構沒有交易員與分析師,幾乎全是不同領域科學家匯聚在一起,通過大數據分析與構建模型尋找不同金融資產的錯誤定價進行反向套利。因此文藝復興科技基金旗下三只基金都不會預測股票漲跌,全靠程序化投資模型尋找市場錯誤定價獲利,且各個基金產品程序化投資模型都被賦能AI深度學習能力,導致各自的投資策略不盡相同。

              在他看來,大獎章基金高回報之所以遭遇“爭議”,很大程度是因為投資者既眼紅其高回報,又對其僅為內部員工與少數老客戶開放感到不滿。

               返回21經濟首頁>>

              分享到:
              相關新聞
              黄色电影免费片网站大全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新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