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9rj9r"><form id="9rj9r"><th id="9rj9r"></th></form></form>

          <address id="9rj9r"></address>
            <address id="9rj9r"></address>

              首頁 > 金融 > 正文

              債轉股落地比例翻倍已投放9000億 銀行系專營機構貢獻“半壁江山”

              2019年06月06日  07:00   21世紀經濟報道   王曉  

              截至4月末,17家商業銀行對24家民營企業開展市場化債轉股,其中定向降準后新增投資了22家。

              截至2019年4月末,債轉股簽約金額已經達到2.3萬億元,投放落地9095億元。已有106家企業、367個項目實施債轉股。實施債轉股的行業和區域覆蓋面不斷擴大,涉及鋼鐵、有色、煤炭、電力、交通運輸等26個行業。

              6月5日,國務院政策例行吹風會上披露了市場化債轉股進展的最新數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計算,債轉股資金落地比例達到40%,而在2018年8月末,這一比例為20%。8個月間,債轉股資金落地比例翻了一倍。

              成立不到兩年的銀行系債轉股專營機構已經成為債轉股主力。目前,工農中建交五家大行的金融資產投資公司共落地實施債轉股項目254個,落地金額4000億元,占落地資金的44%,貢獻近半落地資金。其中,通過私募股權投資基金、私募資管產品等渠道共募集社會資金2500億元。

              5月22日召開的國務院常務會議要求,下一步要在債轉股增量、擴面、提質上下功夫。提出要建立債轉股合理定價機制,積極吸引社會力量,完善政策,解決金融資產投資公司持有債轉股股權風險權重較高、占用資本較多問題。

              拓展募資渠道

              上一輪政策性債轉股中,資金來自于國家財政撥款。而在市場化債轉股下,資金募集成為制約債轉股進展的先決條件。如何拓展債轉股資金渠道?

              2018年7月,人民銀行定向降準釋放約5000億元用于支持市場化債轉股。人民銀行金融穩定局負責人黃曉龍表示,定向降準的帶動作用比較明顯。定向降準后新增落地金額5080億元。由于商業銀行比較熟悉企業情況,對民企融資支持力度進一步加大。4月末,17家商業銀行對24家民營企業開展市場化債轉股,其中定向降準后新增投資了22家。

              成為市場化債轉股主力的金融資產投資公司,如何多渠道募資?

              作為國有大行獨資機構,金融資產投資公司注冊資本均在百億規模,背靠母行雄厚的資金實力。

              黃曉龍介紹,銀行系債轉股實施機構通過設立私募基金子公司、與產業基金和地方政府合作等方式,積極拓展募資渠道。其中通過私募股權投資基金、私募資管產品等渠道共募集社會資金2500億元。銀保監會在2018年6月發布的《金融資產投資公司管理辦法(試行)》要求,債轉股機構申請成立的私募基金面向合格投資者募集資金,但應當加強投資者適當性管理和信息披露,明確告知投資者募集資金用于債轉股項目。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注意到,農銀投資與央企、地方AMC、政府投資基金等廣泛成立債轉股相關基金,建設銀行則發行了銀行間市場首單債轉股資產支持票據業務。

              一位資產管理公司資深業務負責人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市場化債轉股尤其需要注意債項資金和股項資金的區別,債項資金有期限要求,并且對收益水平有一定預期。資管新規期限、用途不得錯配的要求下,但債轉股項目的退出時間和收益都具有較大不確定性,需要更長遠地考量。

              國常會上還提出,支持金融資產投資公司發起設立資管產品,并允許保險資金、養老金等投資。探索公募資管產品依法合規參與債轉股。鼓勵外資入股實施機構。

              發展改革委副主任連維良在上述吹風會上表示,社會力量參與債轉股強調主體多元和方式多元。主體多元就是民資、外資等各種所有制性質的投資者都可以依法平等參與市場化法治化債轉股。方式多元就是有多種方式參與市場化法治化債轉股,既包括戰略投資方式,也包括機構投資方式,還有財務投資方式。

              市場化定價難題

              在106家實施債轉股的企業中,有24家為民營企業,其他以央企和地方國企為主。

              一位市場人士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相較而言,央企和地方國企有隱性政府信用的支持,杠桿率的降低對其經營、融資影響較小;民營企業更需要市場化債轉股紓困。

              連維良表示,下一步肯定會增加民營企業的比重,一方面是民營企業本身債轉股,遠興能源、南京鋼鐵等民營企業通過債轉股減輕了企業短期的償債壓力,完善了治理結構,呈現良好發展前景。另一方面,民營企業參與國有企業的債轉股,比如沙鋼、德龍鋼鐵,分別控股了重整之后的東北特鋼和渤海鋼鐵。

              市場化債轉股實施中,一大難點在于定價難。

              連維良表示,進一步完善市場化法治化債轉股合理定價機制。要在有效防范國有資產流失的前提下,完善國有企業、實施機構盡職免責辦法,進一步提高國有企業資產轉讓定價市場化水平。“只要依法合規,按程序,盡到法定責任,對決策前已經客觀形成的損失或者是因市場因素可能形成的損失,要落實相應的免責條款。通過這樣一些機制來實現快速決策、及時交易。”

              此外,連維良表示,上市企業轉股價格可以參考股票二級市場的價格,非上市企業轉股價格可以參考競爭性報價或其他公允價格。此外,推動各類產權交易場所為債轉股提供交易定價服務,更好地形成競爭性的市場。

              上述資產管理公司資深業務負責人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目前多數債轉股項目是通過一對一談判完成的,參與機構不多,難以形成市場化定價。“市場化債轉股仍然是針對暫時性困難的高杠桿企業,不適合大規模廣泛開展。”

               返回21經濟首頁>>

              分享到:
              相關新聞
              黄色电影免费片网站大全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新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