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9rj9r"><form id="9rj9r"><th id="9rj9r"></th></form></form>

          <address id="9rj9r"></address>
            <address id="9rj9r"></address>

              首頁 > 財經 > 正文

              昔日牛股掙扎連虧兩年邊緣 鹽湖股份十載“鎂”夢難繼

              2019年01月10日  07:00   21世紀經濟報道   張望  

              即便如此,前后實施10年之久的金屬鎂一體化項目,還是成為鹽湖股份2018年前三季度營業利潤虧損9.36億元的“元兇”,而其上年同期營業利潤為虧損6.78億元。

              曾經的大牛股鹽湖股份(000792.SZ),如今掙扎在紓困的邊緣。

              1月9日公告顯示,鹽湖股份擬向控股子公司青海鹽湖海納化工有限公司(下稱鹽湖海納)提供財務資助 9.79 億元,其中1.78億元為生產經營所需流動資金,另8.01億元為歸還已到期的貸款本金及利息。

              “若該等貸款不能按期償還,則鹽湖股份需承擔保證責任,且將會影響到鹽湖股份的信用等級。為不影響鹽湖股份后續融資,公司有必要以財務資助形式向鹽湖海納提供資金支持。” 鹽湖股份表示。

              但此項財務資助在表決時卻遭到3名董事、2名監事反對,主要理由為“因鹽湖海納連續發生安全事故導致近年來持續虧損,經營狀況并未明顯改善,償債能力不足,公司對鹽湖海納提供財務資助風險較大。”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注意到,鹽湖海納已成為鹽湖股份的業績拖累,2016年至2018年上半年,其分別虧損9834.61萬元、6.1億元15.57億元和4.68億元。

              而2018年12月11日披露的由鹽湖股份提供4.59億元財務資助的控股子公司青海鹽湖鎂業有限公司(下稱鹽湖鎂業),更是虧損“黑洞”,其2017年和2018年前三季度的虧損額度分別高達31.98億元和26.78億元。

              謀求債轉股化解風險

              根據公告,2017年和2018年前三季度分別虧損41.59億元與12.13億元的鹽湖股份,2018年存在持續虧損的可能性,若如此,其將被冠以“*ST”的處理措施。

              “2018年的業績現在不方便說,只有等定期報告披露。”鹽湖股份有關人士1月9日下午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說。

              此前,鹽湖股份董事長王興富在2018年12月公開宣稱,鹽湖股份將通過債轉股等方式,讓上市公司健康持續發展。

              “債轉股正在推進,但目前沒有最新進展,推出時間也不確定。”上述鹽湖股份有關人士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透露,“公司的債轉股已經籌劃一年多了,有專門的中介機構在做。”

              公開資料顯示,截至2018年三季末,鹽湖股份資產負債比率高達72.96%,負債總額為572.1億元,其中流動負債307.99億元。

              “鹽湖鎂業的負債是公司最大的負債。”上述鹽湖股份有關人士稱,“其金屬鎂一體化項目投入386.45 億元,差不多70%都是貸款,按最保守的5%年利息計算,每年的財務費用都要超過10億元。”

              定期報告顯示,2015年至2018年三季末,鹽湖股份的財務費用呈現逐年遞增態勢,分別達到10.12億元、10.65億元、13.19億元和15.12億元。

              “即使在債轉股的幫助下,財務費用到底能解決多少,解決到什么地步,現在都不好測算。”上述鹽湖股份有關人士表示。

              而鹽湖股份2018年前三季度續虧,除了鹽湖鎂業、鹽湖海納等因素,還因為間接控股子公司青海鹽湖海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進入破產重整程序,對其應收款按預計比例計提壞賬準備14.56億元,同時計提公司化工存貨減值損失9.15億元。

              “鎂鋰鉀是公司的三個主要發展方向,目前公司能夠見效益盈利的是鉀肥和碳酸鋰,其中碳酸鋰這兩年市場價格比較好,毛利率比較高,盈利能力強一點,我們的相對成本在市場上有優勢,即使其價格從2016和2017年的每噸十六七萬元,下降到現在的七八萬元,還是會賺錢。鉀肥價格從2017年到現在一直在漲,過去每噸1500、1600元,現在2400元左右,目前公司的鋰和鉀都是滿負荷或超負荷生產。”上述鹽湖股份有關人士說。

              但不幸的是,化工項目吞噬了鹽湖股份鉀肥和碳酸鋰的業績表現。

              金屬鎂只實現1/3負荷

              鹽湖股份的掙扎,與鹽湖鎂業的金屬鎂一體化項目息息相關。

              根據歷史公告,鹽湖鎂業組織實施的金屬鎂一體化項目于2008年正式啟動,裝置包括10萬噸/年金屬鎂、100 萬噸/年甲醇等11個項目和配套項目,當初的預計投資額約為200億元。

              但截至2017年底,金屬鎂一體化項目雖然所有裝置已建成,并打通全部工藝流程,累計投資卻達到386.45億元。

              “現在整個項目已經建成,所有的裝置都在試生產或者試運行階段,后期不用增加投資。”前述鹽湖股份有關人士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

              而投入如此巨大的金屬鎂一體化項目,在進入試生產階段的2017年,出現了令人訝異的計提減值23.16億元,其中,固定資產減值15.2億元,在建工程減值7.63億元,工程物資減值0.33億元。

              鹽湖股份此前在回復深交所問詢函的公告中表示,根據鹽湖鎂業2017年4季度試生產的實際情況,部分生產裝置試生產未能達到設計生產能力,由于原材料成本上升,單位固定成本高等影響,試生產產品成本較高,試生產產品虧損嚴重。

              作為金屬鎂一體化項目核心裝置的10萬噸金屬鎂裝置,2017年的金屬鎂產量為1188.4噸,2018年預計為4.25萬噸。鹽湖股份稱,由于上下游工藝環節復雜,達到設計生產負荷還需要一定的時間。

              “現在是提升負荷的過程,2018年初的產量是50多噸,現在是100噸,只能達到滿負荷的1/3,可能到后續提升起來會快一點,但何時能夠滿負荷還不知道。”上述鹽湖股份有關人士表示,“這套裝置從人員到設備都是第一次接觸,沒有可借鑒經驗,在這個過程中積累經驗需要時間。”

              即便如此,前后實施10年之久的金屬鎂一體化項目,還是成為鹽湖股份2018年前三季度營業利潤虧損9.36億元的“元兇”,而其上年同期營業利潤為虧損6.78億元。公司稱,主要原因是鹽湖鎂業大部分裝置整體生產負荷還相對較低,產品單位生產成本提高,加之大額在建工程轉固、利息費用化、原材料價格上升等多因素影響,報告期虧損較去年同期增加。

              “由于投入很多都是銀行貸款,財務費用會占去很大比例,目前公司籌劃的債轉股也在解決這一方面的問題。”上述鹽湖股份有關人士稱,“即使債務解決,負荷沒有達到預期,要實現盈利也比較困難。”

              該人士還認為,金屬鎂現在每噸17000多元,銷售不成問題,如果沒有財務費用,加上滿負荷生產,應該有盈利空間,“金屬鎂是公司未來發展的重點項目。”(編輯:羅諾)

               返回21經濟首頁>>

              分享到:
              相關新聞
              黄色电影免费片网站大全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新赏网